18

说谎和领导力

坎布里奇—这个选举季的一大特色是充满了不诚实的指控。在“英国退出”争论期间,每一方都指责对方扭曲事实,但“脱欧”阵营否认其选战承诺,以及“留欧”阵营的主张称为事实的速度表明了谁才是实事求是的人。在美国总统选战中,推定共和党提名人唐纳德·特朗普在提到他在初选中最接近的竞争对手时总是称其为“撒谎的泰德·科鲁兹”。

类似地,特朗普在提及推定民主党提名人希拉里·克林顿时也不会错过加上“不诚实的”前缀的机会。最近,克林顿就外交政策发表了一份谨慎的讲话,特朗普的反应是成她为“世界级撒谎大王”。但是,据获得普利策奖的检验政治言论真实性的组织“政治事实”(PolitiFact)的数据,在它所调查的自选战开始以来的特朗普的论断中,有60%属于错误或“荒唐的”错误,而克林顿的这一比例为12%。

一些犬儒主义者对候选人之间的这些“往来”嗤之以鼻,认为这是政客的典型做派。但这个结论过于肤浅,因为它忽视了一个问题:我们希望我们的政治领导人和我们的政治叙事多么诚实。

事实上,我们并不总是想要我们的政治领导人说出一板一眼的真相。在战时或反恐行动期间,欺骗或许是胜利获成功的必要条件——并且显然符合我们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