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shop at an Ikea home furnishing store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为何低通胀本不足为奇

伯克利—通胀在全球北方保持极低水平,这一事实令许多经济观察者感到惊讶。9月,向来洞见犀利又深邃的纽约大学教授努里埃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将这一趋势归因为总需求的积极冲击——即某些商品的供给增加,抑制了物价。

因此,鲁比尼观察道,“核心通胀有所下降”,尽管“发达经济体最近的增长加速会让人们认为通胀将有所抬头。”与此同时,美联储“认为抑制通胀的供给侧冲击是暂时性的,因此,其在核心通胀仍低于目标的情况下便开始利率正常化是合理的。”鲁比尼推论说,“尽管央行不愿意放弃2%的正式通胀目标,但它们愿意延长实现这一目标的时间。”

在我看来,将今天的低通胀解释为暂时性供给侧冲击所表现出来的现象很可能是一个错误。看起来,这一诊断误读了20世纪70年代初到90年代末的历史证据,因此,它基于一个存在根本缺陷的关于二战以来全球北方通胀的主要推动因素的假设。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oL3nhXl/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