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卢旺达的重生

基加利—20年前的这个星期,针对卢旺达图西族人的种族大屠杀开始了。这是历史上最残暴、效率最高的屠杀狂欢。在国际社会的袖手旁观下——国际社会完全有能力干预,但不愿采取行动——一百多万图西族人和其他人在屠杀暴行中丧生。我也失去了很多家人。

这是卢旺达的痛苦回忆,我们欠大屠杀的受害者和幸存者——也欠我们自己——一个队1994年事件的真诚反思。这场针对图西族人的种族灭绝并非完全不可预见,亦非无意识爆发。这不是未开化的非洲部落主义的野蛮爆发。这是有计划地、国家组织的运动,通过将图西族人失掉人性获取权力。

输入的种族主义观念助长了仇恨、催生了种族灭绝,这是有意输入卢旺达血液的毒药。它让我们跪倒在地。它威胁到我们的民族国家的生存。但它没有获胜。

卢旺达在种族灭绝后所面临的局面之惨难以用语言形容。政治结构崩溃、司法制度失序、国家预算支离破碎。公民社会不复存在。人民留下了心理阴影,担惊受怕。卢旺达领土受到种族灭绝武装寻找“完成使命”的持久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