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特朗普的墙建在哪里?

坎布里奇—亨茨维尔(Huntsville,亚拉巴马州)、普林斯顿(印第安纳州)、乔治敦(肯塔基州)、布鲁斯普林斯(Blue Springs,密西西比州)、布法罗(西维吉尼亚州)和格里尔(Greer,南卡罗来纳州)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它们是丰田和宝马在美国的汽车工厂所在地。没有一个位于锈带——从密歇根州到宾夕法尼亚州东部的工业城镇带,汽车工业及其供应商的传统所在地。

显然,美国锈带的衰落并非完全拜中国和墨西哥所赐。汽车工业在地理上进入了美国其他地区,而不再呆在原本的集中地也是原因之一。而这一转变的原因主要不是通用汽车搬迁工厂,而是它的市场份额输给了丰田、日产、本田、现代、宝马和奔驰。

当然,指出这一点并不能减轻受影响群体的痛苦。但这确实能改变政策影响——而美国的例子的教训对全世界来说都十分重要。

目前,为了帮助受这一现象影响的社区,美国采取了两种办法。第一种是美国贸易调整救济(Trade Adjustment Assistance,TAA)计划,该计划向受国际竞争影响的工人提供再培训、求职、搬迁、收入维持和医保的财务支持。第二种方法是为受影响行业提供贸易保护,即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诺要采取的方法。

这两种方法都不可能帮助到锈带。任何经济体,它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够将产品卖给外人的产业活动。对国家是如此,对州、市和镇同样也是如此,无非“外人”的定义不同罢了。这些“出口”活动对于本地整体经济增长有着巨大的放大性影响。

所有地理区域都必须购买它不生产的产品,并通过把它所生产的某些产出卖给外人来支付货款。但外人也可以选择在其他人那里购买。因此,这些“出口”活动面临着一些本地杂货铺、咖啡店和理发店不会面临的竞争。

此外,通过“出口商”给社区带来的收入制造了很大的乘数效应。当某个矿山被关闭时,造成的后果不仅仅是矿工失业。杂货店、咖啡店和理发店也会破产,所有人都会离开,社区沦为鬼城。

造成如此破坏的原因不仅限于产业关门。曾几何时,美国遍布着大量包括一个总店和几个外地分店的相对小规模的连锁百货和其他零售商。这些总店通过为店铺网络提供后台服务给所在城镇创造收入。

但部分由沃尔玛和亚马逊推动的零售业整合对许多这样的小连锁带来了致命打击。这些连锁总店所在社区受到的影响的破坏性和关闭一座矿山一样大:“出口”活动停止,城镇的“出口就业”损失效应成倍放大。录影带出租点、连锁书店、药店、家装卖场、电子产品和相机店、邮购商店,如此等等:它们都走上了四轮马车的老路。2017年初,沃尔玛在美国拥有5,322家店铺。其总部位于阿肯色州本顿维尔(Bentonville),总部员工数量超过18,000人

显然,如果底特律要与密西西比州布鲁斯普林斯竞争,贸易保护是没用的。进口关税对于那些因为百事达音像(Blockbuster Video)、鲍德斯书店(Borders Books)、美国电脑(CompUSA)、电路城(Circuit City)、Payless或维珍超级百货(Virgin Megastores)等公司倒闭而失业的人也无济于事。但亚马逊的就业集中在加利福尼亚、德克萨斯和华盛顿州,这些就业岗位的地理位置与那些被取而代之的岗位相去甚远。

面对美国制造业岗位的地理变迁,TAA无法对症下药。毕竟,TAA的目标是受到外国竞争直接影响的个人,而地方经济所面临的大部分竞争不是来自海外,并且许多损失的就业岗位并非来自受外部竞争直接影响的行业,而好似来自周边经济。个人搬迁便利化根本无助于衰败城镇中的落后群体。

随着一个又一个行业被科技变化所颠覆,许多阵痛��以避免。但个人水平上的干预必须辅之以地方经济水平上的援助。目标应该明确:在城镇的“出口”行业受到打击时,新的“出口”活动必须顶上来,否则城镇就会衰落致穷。这突显出英国首相梅所谓的现代产业战略的必要性。梅的战略旨在“为国家的每一个社区和每一个角落创造就业岗位和经济增长”以“确保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惠及所有人。”

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一系列新的基于地方的政策。重点不是为垂死产业续命,而是增加可以取而代之,特别是可以卖产品给“外人”、让每个地方与外部和日益全球化的市场重新联系起来的行业中的企业的出生率、降低它们的死亡率。

在新书《地球上最聪明的地方》(The Smartest Places on Earth)中,安托万·范艾格特迈尔(Antoine van Agtmael)和弗雷德·巴克尔(Fred Bakker)指出,这一点已经在美国锈带的部分地区发生,许多城镇,如俄亥俄州阿克伦(Akron)和纽约州艾尔巴比(Albany),正在涅槃重生。这些地方不但在复苏;从它们在去年11月的投票中的表现我们知道,它们也不买特朗普筑墙计划的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