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来自左翼的反犹主义

纽约—前伦敦市长、左派工党政客肯·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因为宣称希特勒在20世纪30年代初是犹太复国主义者而被工党暂停党员资格。利文斯通说:“在变得疯狂、最终杀戮六百万犹太人之前,”希特勒只是希望将他们从所在国家赶回巴勒斯坦。而这应该意味着他是个犹太复国主义者。

从历史角度看,这是无稽之谈:希特勒从未宣扬巴勒斯坦是犹太国家。而暗示元首对犹太人的仇恨让他与渴望建立自己的国家以逃避暴力反犹主义的犹太人站在同一边绝对是一种冒犯甚至更糟糕的说法。

但 利文斯通在为自己辩护时可能是真诚的。他说,“真正的反犹主义者不但憎恨以色列的犹太人,也憎恨他们的犹太邻居……这是一种胜利厌恶。”因此,仇恨以色列的犹太人没问题,因为他们是“犹太复国主义者”,并且这一情绪并非发自肺腑。利文斯通所属工党的左翼领导人杰瑞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在声称反犹主义不可能是左派的问题,因为工党总是“反种族主义的”时毫无疑问也同样真诚。

欧洲的左翼有一种普遍的自负,认为种族偏见(包括反犹主义)无一例外都是一种右倾现象。这可能要追溯到十九世纪末的德雷福斯事件。1894年,法国陆军上尉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Alfred Dreyfus)在受到操纵的庭审中蒙冤被控叛国,这导致法国社会分裂为两个阵营,一边是反德雷福斯者,大多是保守派,另一边是身为犹太军官的德雷福斯的捍卫者,大多是自由派。保守派通常忠于罗马天主教会,对世俗的法兰西共和国深感不安,认为它是自由派和犹太人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