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nuel Macron visits Berlin Carsten Koall/Getty Images

马克龙的真正极限

法兰克福—最近,马克龙接受两位咄咄逼人的记者的采访,结果并不像卓越的德国哲学家、法国总统的坚定支持者尤尔根·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所欢呼的那样,成为“理想的演讲场合”。但尽管被频繁打断,马克龙表现仍相当出色。马克龙言之有物,必要时随时愿意对问题进行详细的讨论,显然掌控着局面。他不需要讲话提示,一如几天前他在欧洲议会谴责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演讲中令人仰慕的表现。

但同一周,他还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举行了会晤,这次会晤的口风和实质都大不相同。最重要的是,这暴露了马克龙道路的极限:看似说服力无比的讲话未必能够转化为可行的政策。

政治本质上反映了国家层面利益的互动。而马克龙的重新设计欧洲制度架构的理想正是在这里遇到了阻碍。他的方案太多太模糊,难以做出评判,也没有考虑国家层面争论的情况——质疑派正在崛起。对欧洲持积极态度是有代价的。

对北欧来说,两个前景引起了特别关注:风险分担(比如兜底零售银行存款)和欧元区预算。

当然,脆弱的银行体系会让简单的货币政策复杂化。一些经济学者以及少数决策者(如已故的托马索·帕多亚-夏欧帕(Tommaso Padoa-Schioppa))早在欧元危机爆发前很久便要求金融机构监督集中化。至少从某些角度看,这一监管的“欧洲化”已经建立起来,欧洲央行承担着欧元区银行监督者的角色,单一清算委员会(Single Resolution Board)负责处置脆弱的银行。

但担保零售存款仍然是欧元区个体成员国的任务。因此,这些担保的质量各不相同,一些成员国很容易发生银行挤兑。但在北欧国家看来(这种看法有相当的道理),事保险(如不良贷款)是一种再分配,把负担抛给了无辜的围观者(在这个例子中是北欧纳税人)。特别是,德国和荷兰官员认为,在欧洲银行联盟建立之前,必须解决好银行财务健康问题。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存款保险的欧洲化还意味着欧元区成员国在面临危险时会失去一切银行政治的权威。受民主问责的欧元区机构将接管一切。

但在马克龙的概念中,对欧元区预算的方案最不具体。而这也是政治阻力最大的地方——同样是出于不难理解的原因。

共同的欧元区预算是作为稳定机制和投资工具推出。但在常规环境下,国家公共预算已能自动起到稳定作用——通过失业保险、累进税收等措施实现——并且这是一个衍生功能,而非主要目标。我们需要的是给面临暂时性——并且特别困难的——挑战的欧元区国家提供安全阀。而投资预算对于稳定机制的目的(即缓冲经济冲击)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因此,坦白说,马克龙的经济政策建议的实质是令人困惑的。即使默克尔准备采取这些建议,也很容易成为政治攻击的目标(不仅仅来自反对党德国另类选择党,也包括她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及其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更不用说社会民主党了)。

欧盟的国家政治问题是无可避免的,因为每位领导人都需要当选,大部分都想任。默克尔提出的建立欧元区超级委员会的概念将部分取代由欧元区财政部长组成的欧元集团——荷兰首相吕特已经提出这一概念,但无功而返——这将让局面更加复杂。

但这一委员会能给默克尔带来额外的政治收益——它可以限制她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社会民主党的欧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的影响力。但从实质上看,她的方案毫无必要。舒尔茨立刻支持他的前任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的平衡预算。德国公众对于财政廉洁(fiscal probity)怀着牢不可破的支持,任何其他建议都不啻政治自杀。事实上,即使马克龙也在追求平衡预算,它已经实现了逆袭。但这并没有让平衡预算成为更强的经济概念,任何经济学教科书都找不到它的身影。

这就是马克龙道路的根本性问题:他的政策宣言模糊不堪,无法落实,缺少其欧洲信念的勇气。比如,法国财政部(从2014年以来!)所提出的方案包含了远远更加详细的政策选择来实现马克龙表现得非常热衷的目标,意大利财政部长皮尔·卡洛·帕多安(Pier Carlo Padoan)2015年所提出的方案也是如此。

马克龙的方法的另一个特点是严重依赖政府间方针,这很有可能反映了他对现阶段法国选民的情绪的理解。至少从这个方面,马克龙与其上周的两位粗鲁的对话者之间的交流很有启发意义。两位自我标榜的法国社会深度不满的代表完全没有触及欧洲问题。

他们之所以如此是有原因的。许多法国人不把“欧洲”(意指布鲁塞尔的欧盟委员会)看得很重,而2005年欧洲宪法公投表明,这种观念已有时日。因此,任何基于马克龙的各种演讲所描述的概念的投票,都不可能产生有利的结果。在这样的背景下,默克尔坚持必须通过修订欧盟条约——这需要成员国进行公投——成立马克龙所提出的的欧洲货币基金组织实质上直接说“不”。

用哈贝马斯的话说,马克龙坚持无私对话令人钦佩。但除非他趟入欧洲政治的浑水——他也似乎为了法国国内改革的命运这样做——这样的对话都将是“譬如朝露”。

http://prosyn.org/VH4wKcR/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