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世界所需要的特朗普反动

马德里—卡扎菲上校被推翻已经六年,利比亚仍陷在冲突和政治混乱之中。利比亚缺少中央权威和国家安全架构,国家名存实亡。陷在应该采取新方针——美国应该积极支持这个方针。

品心而论,利比亚确实有一个得到国际承认的政府:位于的黎波里的国民协商政府(Government of National Accord,GNA),它源于2015年在联合国的主持下在摩洛哥斯希拉特(Skhirat)签署的利比亚政治协定。但这个政府不但没有在当年8月获得位于托布鲁克(Tobruk)的众议院(House of Representatives)的信任投票,而且一直受到另一个位于的黎波里、主要由伊斯兰教组织控制的政治实体国民大会(General National Congress,GNC)的积极挑战。

要点是利比亚现在由各种黑手党性质的犯罪集团和武装军阀统治。它们分别效忠两家互相竞争的政府、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后者将利比亚视为其日益萎缩的哈里发的一个省份、逃离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成员的重要避难地。眼下,失控的利比亚移民潮正在渡过地中海涌入欧洲。

2015年的协定没有解决利比亚冲突,而只是改变了它。冗长的协定成立了一个“总统委员会”,负责任命一个全国统一政府和由前GNC成员组成的顾问委员会。其基本目标是确保包容地过渡到民主治理和领土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