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由的革命性缪斯

伟大的社会思想家开始之初几乎总是一些引发争议的人物。某些人崇拜他们,某些人挖苦他们,直到他们对我们理解世界的方式提出的激进挑战最后赢得胜利。至少有两个原因使得弗里德曼成为现代社会思想家中的巨人。首先,他不仅深刻地影响了他自身的经济学领域,而且也更为广泛地影响了社会科学。第二,根据历史经验来判断,他对舆论和经济政策制定改善了难以计数的人的生活。

几十年来,弗里德曼在知识荒野中流落,拒绝接受二战后凯恩斯主义的共识,即政府应当运用财政政策来管理总需求,这一观点在整个七十年代支撑了国家干预的经济政策。确实,在其年龄背景下,弗里德曼是一位真正的知识界革命性人物。他结合了严谨的学术研究、文笔优雅的畅销书籍和新闻学笔调来呼吁自由市场政策,并且肯定经济自由以及政治自由之间的联系。从亚当∙斯密到哈耶克的大师也都为这一联系辩护。

在经济学中,弗里德曼重新恢复了货币主义者的理论并予以发扬光大。这一理论认为流通中的货币数量是各经济体表现的主要决定因素。在其与施瓦茨合著的杰作<<1867年至1960年的美国货币历史>>中,他将包括三十年代大萧条的经济衰退归结于货币供应的下降,从而声名远扬。同时,他认为,是货币供应过量造成了通货膨胀。

六十年代,弗里德曼表明,凯恩斯主义以政府开支为手段的需求管理不断增加货币供应,加快了工资和价格增长。他和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菲尔普斯一道证明了失业率和通货膨胀之间并无稳定的联系。他们表明,任何使用扩张性的政府政策来将失业率压低到一定水平的企图都将燃起通货膨胀的预期并同时破坏经济增长和就业。这一分析同时预计并且解释了发生在七十年代的通货膨胀与失业率同时不断上升的、被成为“滞胀”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