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由与音乐

纽约——北朝鲜,正式的名字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是世界上压迫性最强、最封闭、也是最不道德的独裁专政。这个国家也许是纯粹集权主义的最后一个据点——国家控制着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这样一个地方是不是西方乐队演出的合适地点?人们能否想象纽约爱乐乐团在平壤的演出引起强烈反响?他们是不是在为斯大林或者希特勒带去娱乐?

所有的极权主义体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通过镇压除阿谀奉承以外所有形式的政治表述,将所有问题全部政治化。在北朝鲜根本就没有与政治无关的体育和文化。因此对纽约爱乐乐团的邀请毫无疑问意在加强由亲爱的领袖金正日(Kim Jong-Il)所领导的独裁政权的威望。金正日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太过不雅——即使在相邻的中国也不例外——因此他需要抓住一切机会来提升自己的形象。

在采访某些音乐家时他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媒体援引一位小提琴手的话说“我们很多人对所谓音乐高于政治的政党方针也并不认可。”她“肯定平壤和我们自己的政府会利用这次演出来试图达成政治协议。”纽约爱乐的指挥洛林·马泽尔(Lorin Maazel)选择演奏瓦格纳、德沃夏克、格什温和伯恩斯坦的作品,他的看法相比之下没有那么偏激。这次音乐会,他说,“会发挥它自己的作用,”对北朝鲜社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他肯定会这样说的,对不对?但他的话里有没有合理的成分?没有任何人,甚至包括马泽尔在内,假装认为伟大的西方乐队的一次音乐演奏就能彻底摧毁一个独裁政府,但独裁主义者对音乐破坏力的警惕性却可以追溯到柏拉图的著作 《共和国》 。按照柏拉图的观点,如果不进行严格的控制,音乐就能够点燃人们的激情,让人们变得不安分守己。他希望将音乐表达的范围限制在那些有益于和谐和秩序的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