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ia's president-elect and former football star George Weah ISSOUF SANOGO/AFP/Getty Images

利比里亚的总统遗产

达拉斯—上个月,利比里亚人目睹了值得铭记的一幕:国家实现了权力的和平转移。在执政了12年后,瑟利夫总统退位,前足球明星维阿上任。这是1944年以来第一次,一位民主选举的领导人自愿为另一位民主选举的领导人让位。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平心而论,管理完善的选举并不是稳定民主的产物。但在一个政变和极权统治稀松平常的地区,利比里亚的进步值得庆祝,因为它为一个更美好、更民主的未来奠定了基础。随着利比里亚代议制政府进入了新的成熟阶段,值得思考一下这个国家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2005年瑟利夫当选时,利比里亚是一片废墟,刚刚经历了25年的内战和独裁。极少有人预料到,身为非洲第一位民主选举产生的女国家元首,瑟利夫能够让她的国家走上一条更好的道路。但尽管她的任期不乏挑战——从埃博拉病毒到根深蒂固的腐败和财政困难——她还是做到了。

也许瑟利夫最突出的遗产是她改善了利比里亚妇女和女孩的权利。女选民助瑟利夫赢得了胜利;利比里亚妇女群众和平运动(Women of Liberia Mass Action for Peace)在2003年帮助利比里亚结束了第二次内战,也是瑟利夫最强大的政治支持者。在她任职期间,瑟利夫提高了妇女在社会各界的参与,并以确保妇女和女孩获得更大的权利和保护为目标。瑟利夫与另一位利比里亚人古博维(Leymah Gbowee)以及也门人卡尔曼(Tawakkol Karman)一道,因在妇女领域中的工作而被授予2011年诺贝尔和平奖。

妇女赋权仅仅是瑟利夫取得成就的其中一个领域。她认识到,和平、强力治理和增长是利比里亚的三大支柱。因此,她领衔采取措施确保内战期间所发生的虐待人权的行为得到拨乱反正;通过债务纾困重振经济;重建被战争摧毁的基础设施;改善清洁水和卫生设施的普及;并强化了利比里亚民主制度,包括实施了利比里亚第一部信息自由法。许多工作仍有待完成,但进步不应该被低估。

瑟利夫在其诺贝尔奖获奖演说中指出,“重建一个几乎被战争和掠夺所摧毁的国家”是她最重要的政治使命。尽管“对于冲突后转型没有路线图可循,”她继续说道,“我们知道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回归过去。”因此,她的政府的“最大的责任”,是“保持和平”。

瑟利夫的领导力成为促使利比里亚变得更稳定、更繁荣、更自由的催化剂。在2017年《世界自由》报告中,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认为利比里亚在人权和政治权利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瑟利夫对民主理想的孜孜以求对于实现这些进步至关重要。它们帮助利比里亚能够获得更大的国际支持。

比如,2015年10月,美国通过千年挑战公司(Millennium Challenge Corporation),为利比亚提供了2.57亿美元的能源和基础设施项目赠与。这类援助至给予在民主治理和经济发展方面表现出进步的国家。

尽管如此,利比里亚仍然面临诸多艰巨挑战。寿命预期和人均收入等人类发展指标仍然低于地区平均水平。停滞不前的经济和飞升的通胀也在考验着经济稳定。利比里亚的新总统需要聚焦于这些和其他问题,以确保继续进步。

首先,维阿应该继续瑟利夫投资于妇女和女孩的工作;毕竟,改善性别平等是经过考验的增进国家繁荣的催化剂。此外,维阿和他的政府如果能够接受瑟利夫的话——“贫困、文盲、疾病和不平等性不属于二十一世纪”——将大有可为。赋权全体利比里亚人民是让国家保持积极轨道的唯一办法。

最后,和瑟利夫一样,维阿政府必须在致力于联盟构建和地方、地区和全球层面的积极参与。合作将是加强现有伙伴关系、开启新的发展大道的关键。

如今,利比里亚已经有了一个将支持不断进步的民主制度。但这套制度不是理所当然的。相反,维阿必须在前任留下的良好工作的基础上,进行加强和保持。通过接受和深化国家民主,利比里亚人民和他们的新总统能够确保更好的未来。

http://prosyn.org/QwMPPxy/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