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解放NASA

发自纽约——首先,请允许我透露一下自己的某种偏见:本人从小就没有那种有朝一日飞上太空的幻想,因为觉得那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我父亲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火箭专家,而照我推测,正如飞机旅行在他那代人的一生中逐渐变得司空见惯那样,太空旅行也会在我这代人的时光中走下神坛。

人类登陆月球的时候我还是个风华正茂的少年,有着自己的追求——当记者,搞互联网,创办新兴企业。但几十年之后,我突然醒悟到太空旅行还只是一帮美俄宇航员和一小撮超级富豪(目前总共只有六个)的专利。太空这门生意依然是个独家买卖,只掌握在少数几个国家还有一帮只跟这些政府客户打交道且总是漫天要价的承包商手里。

而后又出现了私营的太空历险公司(Space Adventures),该公司和俄罗斯联邦航天局合作,只要3500万美元就可以来一次太空旅行。我向该公司注入了投资,同时也投资了火箭制造商XCOR Aerospace。正如过去的互联网那样,我可以感应到当那些新兴商业企业入侵一个被历史悠久的大型组织所垄断的市场时所闪烁的星星之火。我奔赴俄罗斯进一步了解了太空旅行(而不是新兴企业!)之后得出结论:实现太空旅行的最佳手段,就是在太空历险公司组织下接受俄罗斯联邦航天局的6个月太空训练。

回国之后我有幸加入了美国太空总署(NASA)的顾问委员会,并担任了委员会下属的技术和创新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最近发生了大变动,其成员人数从50个减少到10 个,而且每个成员所承担的角色都得到了明确。但委员会的实际权力依然是受限制的:太空总署按美国国会的指令运作,并受其资助。我们能做的只是对国会的指令和资助方向提供咨询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