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don bedroom tax challenge Dan Kitwood/Getty Images

好政治学,坏经济学

伦敦—坏经济学带来坏政治学。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其后的萎靡复苏,为政治极端主义的风帆鼓满了风。2007—2016年间,欧洲极端主义政党支持率翻了一番。法国的国家团结党(National Rally,前身为国民阵线(National Front))、德国的另类选择党(AfD)、意大利的联盟党(League)、奥地利自由党(FPÖ),以及瑞典民主党都在过去两年里在选战中赢得阵地。我甚至还没有提到特朗普和英国退欧。

平心而论,政治极端主义的爆发无法单单用经济萧条解释。但坏经济事件与坏政治学之间的相关性非常突出,不容忽视。

我所谓的坏政治学,是指仇外民族主义和镇压国内公民自由,这些行为见于民粹主义政府。我所谓的好政治学,是指国际主义、言论自由和可问责的治理,战后繁荣时期往往符合这些特征。我们可以简称为反自由和自由民主。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oRgve7t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