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ten126 dpa picture alliance Getty Images berlin wall dpa/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再次捍卫自由世界

伦敦—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自由世界"的表述了,在特朗普任上,我们也从未听到美国总统被称为"自由世界领袖"。但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我的青少年时期,这些用词在国际政治的讨论中司空见惯。尽管已经很少有人使用,但它们在今天同样重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欧洲、北美和其他民主国家认识到,他们面临着前盟友、斯大林的苏联的军事和政治威胁。他们把自己统称为"西方"。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George F. Kennan)在1946年著名的莫斯科"长电报"中使用了这个词,他在电报中提出了一个对我们的自由和生活方式构成的根本性挑战,它来自一个现实观与开放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不相容的制度。

"自由世界"是一个被用滥的术语。它有时包括了一点都不自由的国家——比如地中海沿岸一些由非选举产生的将军所管理的国家,偶尔会起到一些宣传作用:怎么会有人反对自由呢?但是这个概念是一个有用的定义,界定了主要由社会市场经济的自由民主国家所参与的国家合作。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3Q6S88H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