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在群龙无首的世界里自鸣得意

发自达沃斯——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年度会议失去了危机前的派头。毕竟2008年的危机灾难之前,那些金融和工业巨头们可以吹嘘全球化、科技发展和金融自由化的优点——这本该预示着一个增长持续不断的新时代。只要他们能“为所应为”,那么所有人都能共享到这其中的利益。

那些好日子已经一去不返了。但达沃斯依然是一个能让人感受到全球时代精神的好地方。

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看待发达国家,这是不言而喻的事实。但某个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矿业公司高管的评论抓住了这一变化的精神内涵。在 某发展研究专家对不公平贸易条约和未兑现援助承诺损害了发达国家的道德权威表示发自内心的绝望之时,该高管回应道:“西方国家从来就不存在任何道德权威。” 对那些行凶者来说,殖民主义、奴隶制、将非洲分割为众多小国以及资源掠夺的漫长历史也许已是遥远的过去,但对那些因此受到伤害的人来说却并非如此。

如果说与会领导人有什么最关心的话题,那就是经济不平等。讨论内容与去年大不相同,中间的转换似乎颇具戏剧性:没有人会再提到滴入式经济的概念(指一个体制中给予上层人的利益会传递给较低阶层的人),也很少人愿意声言社会贡献与私人报酬之间存在密切的一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