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ana134_MARCUS YAM  LOS ANGELES TIMES_aghan refugees soldiers MARCUS YAM LOS ANGELES TIMES

20年失败的三个教训

马德里——20年前,911恐怖袭击震惊了世界。全球团结的口号是:我们都是美国人。突然间,西方冷战后貌似强硬的无懈可击被曝出不过是一种幻觉而已。20世纪90年代,已成为主导模式并确立西方经济主导地位的全球化阴暗面也已暴露无遗。

恐袭爆发20年后,很难夸大其对西方及更广阔世界的影响力 。暴力非国家主体决定国际议程的程度令人感到不可思议。尽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仍然毋庸置疑,但20世纪90年代的单极时刻似乎正行将就木,而“全球反恐战争”正从本质上重塑美国的外交政策。

在当时的背景下,美国领导的入侵阿富汗行动获得压倒性的国际支持其实不足为奇。9/11恐袭事件不可能不引发报复,而为基地组织策划、组织和发起行动提供避风港的恰恰是塔利班。

但阿富汗战争将作为一次重大失败而被人铭记。其高成本和低回报引发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超过48,000名阿富汗平民、至少66,000名阿富汗士兵和3,500名北约士兵在这场长达20年的冲突中丧生。美国耗资超过2万亿美元试图重建阿富汗国家机构,但却眼睁睁地看着它们随着塔利班夺回国家的脚步而在短短几周内完全消失。

喀布尔重建塔利班政府进一步证明“全球反恐战争”是一项误入歧途的努力。阿富汗民众——尤其是妇女和女童——再次被迫独自面对在原教旨主义政权统治下生活的现实。而对西方来说,现在的任务是对此次惨痛经历所带来的教训进行反思。

首要教训是,外部军事力量并不是引发有效和持久政权更迭的一种明智方式。西方创建有能力抵御塔利班威胁的现代、民主、且具有较强适应性的阿富汗国家完全是一次失败的努力。美国在2003年非法入侵伊拉克以后也落入了同样的陷阱,之后不久就发生了一场叛乱, 播下了伊斯兰国诞生的种子。而后,同样的错误在利比亚再次重演,北约执迷于推翻穆阿迈尔·卡扎菲导致这个国家陷入动荡,并随时可能爆发内战。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简言之,自上而下的国家建设遭到了广泛的质疑。上述模型假设建立军事存在并向一个国家注入资源将不可避免地带来安全、发展和民主治理。但上述努力只有通过被视为合法的地方代表予以推行才有可能取得成功,因为国家建设需要得到民众的支持。

这样的元素在阿富汗根本不存在。通过支持犯下无数杀戮暴行的像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这样的军阀,西方削弱了其自身的国家建设努力,并同时疏远了绝大多数阿富汗人。

从更广义的角度上讲,认为一个国家的现有机构可以被新机构所简单取代的想法根本不可行。相比通过外部命令,绝大多数国家都是通过长期合作与妥协而逐渐实现内生性建立。效仿和诱惑远比强制和胁迫效果好得多。

更糟糕的是,美国总统小布什政府在9/11事件后以牺牲外交为代价而动用军事力量,而外交则是美国最宝贵资产——即美国对其余国家吸引力——的长期支柱。柏林墙倒塌不是因为军事力量,而是因为那些生活在共产主义统治下的民众认识到,西方模式所带来的生活水平高于他们所能抱有的期望。

阿富汗20年惨痛经历的第2个教训是,国内建设应当结合区域战略。排斥主要区域力量的做法根本行不通,尤其考虑到我们当今正处在一个多极化的世界。因为单打独斗,西方未能把握住不断变化的国际力量平衡。

阿富汗的邻国提供了机会,但我们却没有把握住。中国在战争开始时无法做出实质性贡献,但随着其作为全球大国的崛起,它本来可以发挥有益的伙伴作用。如果我们更紧密地协调以美国为首的稳定行动和中国在阿富汗的外国投资,本来可以确保最大限度地发挥当地民众所获得的发展项目利益。

同样,扩大俄罗斯参与本可以促使更多资源通过北方配送网络抵达阿富汗,从而减少对因此而获得巨大影响力的巴基斯坦的需求。此外,受益于美国武装力量并同时作为巴基斯坦主要投资国的沙特阿拉伯本来可以对巴基斯坦政府施加影响,以说服其在解决地区问题的过程中发挥更加建设性的作用。

阿富汗溃败的最后一个教训关乎欧洲,它提醒欧洲必须依据其自身战略利益来建设影响力。美国外交政策逐渐拒绝充当世界监督者应当会让欧洲更深入思考其能否继续依赖美国的能力和政策。

喀布尔大撤退提供了利害攸关的活生生的例子。没有美国军机协助,美国盟友从阿富汗撤离人员根本就不可能。随着又一次欧洲难民危机爆发迫在眉睫,在阿富汗缺乏自主行动能力的欠账或许很快就会迎来偿还的时候。“在实践中学习”的精神应当推动欧盟强化在重点地区避免动荡传入国内的军民联合行动。

尽管过去20年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国际恐怖主义问题还远未得到彻底的解决。例如,萨赫勒地区令人不安的安全局势理应促使我们大家反思,未来应采取何种行动。但有一点非常明确:“永不落幕的战争”不可持续,尤其是对那些必须忍受战争损害的人。9/11袭击后我们都是美国人,但我们却忘了站在阿富汗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https://prosyn.org/O2JltA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