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欧洲的正确左派

雅典—英国关于是否脱离欧盟的全民公决造就了奇怪的枕边人——以及更加奇怪的对手。保守党对保守党毫不留情,其建制内部的分歧饱受关注。而另一种分歧(谢天谢地,它要文明一些)折磨着我的阵营:左派。

几个月来,我在英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和苏格兰宣传反对“脱离”,难免遇到一些来自左翼的“英国退出”支持者,即所谓的“左翼退欧派”(Lexit)。

左翼退欧派拒绝DiEM25 2月份成立于柏林的激进党派欧洲运动民主党)所提出的从内部改变欧盟的泛欧洲运动。他们认为,复兴进步政治就必须退出不可救药的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欧盟。左派需要由此产生的争论。

许多左派对于自己阵营中轻信全球化让民族国家不再重要这一前提的人嗤之以鼻,这是正确的。尽管民族国家式微,但永远不可把权力与主权混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