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黎巴嫩能否逃脱资源魔咒?

贝鲁特——在总统之位空缺两年半之后,黎巴嫩议会选举米歇尔·奥恩担任这一职务。现在,黎巴嫩终于可以把注意力转向石油和天然气生产,该产业担负着决策者很高的期望——甚至接近于非理性繁荣——希望能源暴利能够启动该国经济,之前经济发展一直受到政治和经济治理不善以及叙利亚内战溢出效应的困扰。

黎巴嫩潜在的碳氢化合物财富的确可以协助这个国家完成转型,同时为中东其他能源生产国提供一种模式用于参照。决策者必须注意四大风险。首先,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极不稳定,而且化石燃料总的来讲未来不确定性很高。2014年6月以来石油和天然气价格已经跌去了约60%,而且中期恢复的希望非常渺茫。我们已经进入石油“新常态”时代,这个时代的特点是各种各样丰富的替代能源共存。

其次,黎巴嫩可采能源储量规模不确定。同样重要的是,即使在最乐观的情况下,该国管理油气开采、生产和销售的能力也具有不确定性。

第三,该地区长期持续的地区争端——以及与塞浦路斯、以色列和叙利亚尚未确定协商一致的海上边界——造成了某些天然气和石油板块的拥有和开发者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