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Bloomberg acknowledges the crowd Damon Winter-Pool/Getty Images

重塑对领导人的信任

达沃斯—和经常发生的那样,刚刚结束的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非正式对话免不了要提到埃德尔曼信任指数(Edelman Trust Barometer)。这是一份一年一度的对公众对企业、媒体、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信心调查。毕竟,达沃斯与会者都是这些领域的领导人,而最新一期调查的结果堪称一记棒喝。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2017年,71%的全球受访者认为政府官员不可信或未必可信,63%的受访者对CEO持相同负面态度。这本不足为奇。在几十个国家,人们通过社交媒体、示威、消费选择和投票箱来宣泄对现状的不满。

当人民对公共和私人部门领导人失去信任时,社会和经济就会付出高昂代价。不信任导致政治极化、对未来的普遍焦虑,以及内政外交的不确定性。这些症候反过来将强化信任缺失,形成恶性循环。

显然,人民应该能够期待从领导人那里获得更多。在这方面,分别作为哈佛肯尼迪学院和哈佛商学院院长的我们,尽力将有效领导的价值传授给我们的学生。我们教导他们,领导不是机会主义,也不是不惜一切代价赢得胜利。领导是要推动公共利益,让世界有所不同。

最高效的企业领导人不仅仅关注季度盈利或打败竞争对手,正如最高效的政府领导人不仅仅关注赢得下一次选举或占据头条。不论在哪个领域,有效的领导人要着眼于他所服务的每一个人,并坚守一些核心价值观。

如果肉食者在工作和生活中有志于这一原则领导(principled leadership)理念,那么全球对企业、政府和公民机构的信任就能够得到重塑。但他们还需要考虑问题的根源。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人们根本不相信领导人永远不会说假话。要改变这一点,有效的领导人必须标明他珍视事实和证据胜于其他的一切。珍视事实让他根据可靠的理由,而不是私利做出决策。在受到私利的诱惑时,有抱负的领导人应该效仿以诚实和说真话著称的人物,比如巴菲特和丘吉尔。

除了诚实, 有效的领导还要求尊重个体,不管他的个人背景和过去的经验如何。不难理解,如果人们觉得政府或商界好像不重视自己,特别是当这样的对待源自他们的性别、种族、宗教信仰、性身份或民族出身时,他们就会感到幻灭。要防止发生这样的事情,公共和私人部门领导人应该注重构建多样化的、包容的组织,如库克(Tim Cook)在成为苹果公司CEO后所做的那样。

此外,尊重人意味着倾听他们的观点,而不是虚与委蛇,哪怕你不同意他们说的。因此,有效的领导人应该支持言论自由,参与民间话题,随时准备妥协。即使一项决定不符合某个人的看法,这个人也希望——并理应——得到倾听。

因此,领导人的挑战,是找到办法与持不同观点的人共事,同时又不放弃自己的核心原则。这种领导风格的一个榜样是芝加哥大学校长罗伯特·季默(Robert Zimmer),他支持自由开放的言论,哪怕观点不受欢迎或令人不快。季默在2016年的《芝加哥大学校刊》(University of Chicago Magazine)上写道,“大学不能被视为舒服的避难所,而是应该被视为相左的意见的熔炉。”

最后,有效的领导意味着出色地对客户或选民有求必应,就像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在纽约市长任上所做的那样。当人们认为他们的领导人没有为他们主张利益或解决实际需要时,他们就会失去信心。要想重塑信心,政府官员必须构建和捍卫强大的公民机构和政治程序来服务公共利益;企业必须确保它们为相关利益方效劳。

据此,公共和私人部门领导人应该着眼于帮助感到失望和经济和社交上落后的群体。一个很好的模式是Year Up,这是一个迅速成长的非营利组织,由哈佛商学院毕业生杰拉德·车尔塔维安(Gerald Chertavian)在2000年成立。Year Up帮助后进城市青年获得高等教育和职业生涯所需要的技能。另一个好榜样是“女程序员”组织(Girls Who Code),它由哈佛肯尼迪学院毕业生雷什马·萨乌贾尼(Reshma Saujani)在2012年成立,致力于消灭技术行业的性别差距。

这些计划的成功表明,如果领导人注重于为没有受到公平对待的人创造机会,就能够构建更有凝聚力的社会,武装更多的人为经济做出贡献。着眼于未来,政府、企业和公民社会组织必须将价值观推动的领导作为核心任务。

http://prosyn.org/vSdsiVK/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