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全球流和全球增长

伯克利—世界经济活动中越来越大的比例与跨境流有关。但全球经济的互联性有多大?不同活动、部门和国家间的跨境流如何变化?国家经济体的跨境流或“互联性”排名如何?对商业和决策者又有哪些影响?

新的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报告通过分析195个国家在过去20年中的商品、服务、金融、人员和数据与通信流入流出量回答了这些问题。

加总数据和微观粒子都印证了世界已变得紧密互联,跨境流在规模和复杂性上都有所增加,涉及的国家和参与者数量也有所扩大。尽管2007—2009年拜深度全球衰退所赐出现了重大回撤,但金融流和商品和服务贸易总价值在2012年仍占全球GDP的36%,比1980年高1.5倍。

报告还证实,增加对全球流的开放度是个体国家和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源泉。总体而言,报告估计全球流每年要贡献全球增长的15—25%,互联性较强的国家获得的增长好处比互联性较弱国家多40%。这与经济理论一致:互联性可以通过专业化、规模化、竞争和创新提高生产率,从而提振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