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拉丁美洲的特朗普问题

圣地亚哥—特朗普通过吸引美国最糟糕的选民入主白宫。现在,他的政府是否会引出拉丁美洲经济和政治最糟糕的一面?

最初的迹象是什么都没有,如果不是噩兆的话。自一个世纪前的舰炮外交时代以来,还没有一位扬基领导人如此恶劣地对待美国边境以南的国家和这些国家的公民。特朗普臭名昭著地将墨西哥移民打上强奸犯和杀人犯的标签。危地马拉人、厄瓜多尔人和哥伦比亚人尽管没有被他公然提及,滋味肯定也不好受。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美国退出12个国家的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已成定局,下一个问题是特朗普是否会认真对待他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规则甚至干脆撤销NAFTA的承诺。与中美洲、哥伦比亚、智利和秘鲁的贸易协定也是岌岌可危。

没人知道(也许连特朗普也不知道)新政府在这方面会怎么做。美国政府可以单方面废除这些契约。但国会通过了卷帙浩繁的实施立法,要做出修改只能通过国会投票。美国经济(和企业)不可能因为一夜之间彻底抛弃规则获益,这些规则不仅管理着西半球大部分国家的商品和服务贸易,也管理着投资、知识产权和政府采购。共和党也许不再是自由贸易之党,但难以想象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会主动跳下悬崖。

对墨西哥和加勒比海地区而言,对美贸易至关重要。对南美诸国而言,宏观经济和金融更加重要,至于贸易,它们更多的是与亚洲(特别是中国)和欧洲进行。

预计在特朗普治下,美国基础设施支出将急剧增加,这导致许多大宗商品价格飙升(总体不确定性也导致投资者纷纷购买黄金和铜的具备安全港资产功能的金属)。因此,在短期,秘鲁和智利等原材料出口国是受益的。但价格涨势可能是短暂的,特别是如果中国增长继续放缓的话。

如果特朗普的承诺兑现一半,对富人减税并增加防务和基础设施支出,美国将采取极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结果是总需求得到提振,支持美联储以比计划速度更快地提高短期利率。但是,尽管这样的财政政策组合变化短期或许有利于美国,它将给拉丁美洲的新兴经济体造成新的挑战。

美国的紧货币和宽财政立场几乎肯定会让美元升值。这对于它南边的政府和公司来说是坏消息。诚然,最近几年来,更加审慎的政策和更好的监管框架使本币债券市场欣欣向荣。但在拉丁美洲,大量公共债务(私人债务更加如此)仍为美元计价,这限制了央行允许本币为应对美国利息升高而贬值的幅度。

十年前,经济学家乐观地认为弹性汇率将让新兴市场经济免于来自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冲击。浮动仍然是最佳策略,但如今总体情况远远没有那么乐观了。汇率的弹性不但受到美元债务的限制;并且美国货币环境似乎也传递到其他国家,根本不受这些国家汇率机制的影响。

伦敦商学院的伊莲·雷(Hélène Rey)指出,美国货币政策冲击影响风险溢价,并且这一渠道对国际和国内都有效。这一货币政策的“风险承担”渠道具有极大的国际性力量,当美联储放松政策时,全世界的信用都会增长,反之则反是。因此,如果美国利率的升高与溢价的升高和投资者风险偏好的下降出现同步,拉丁美洲可能陷入金融压力。

这就引出了一个范围更广的问题:特朗普将如何影响全世界的风险感知?

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和其他思想深邃的观察家早就指出,美国可以加大道路、桥梁和港口投资,并且,在当今创纪录的低长期利率环境下,这样的投资足以收回成本。特朗普在此基础上又加上了对富人大量减税。赤字和债务的激增(再加上一些民族主义修辞和外交政策方面经验严重缺乏的慷慨助力)可以非常轻易地激起风险厌恶和长期利率大涨——这将破坏许多自我融资的基础设施投资背后的逻辑。

没人愿意生活在更加不确定的世界中——至少对于仍然十分脆弱的中美和南美国家人民而言。这些脆弱性即来自政治,也来自经济。阿根廷、秘鲁和委内瑞拉的最新选举结果,以及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领导人任期的即将结束,表明南美正在接近左翼民粹主义周期的终点,而与此同时,美国——以及欧洲大部——似乎正在进入右翼民粹主义周期。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拉丁美洲绝不缺少可能模仿特朗普选战的煽动家。他们不可能不认识到,再骇人听闻的言论,新闻媒体也会报道,而关注度提高所带来的好处要胜过愤慨的政治代价。和美国和欧洲一样,移民——不是来自穆斯林国家,而是来自邻国——可以提供方便的避雷针。民族主义也可以:当地方左翼活动家在反对TPP和其他贸易协定的过程中抱怨民族自决的威胁(如特朗普那样)时,仿佛一种诗般的对称在起作用。

对拉丁美洲而言,回归民粹主义的肤浅修辞和适得其反的政策也许是特朗普胜选最危险的副作用。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在担任总统期间,特朗普对待他的竞选承诺如同他在竞选期间对待事实那样轻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