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民主不高兴

墨西哥城—2011年和2012年,几万学生在智利圣地亚哥举行示威,要求高等学校扩招。今年早些时候,几万巴西人走上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和贝洛哈里桑塔,要求改善公共卫生服务、提高教育质量和更廉价、更高效的公共交通。如今,哥伦比亚和秘鲁的各界人士(特别是农民、农场主和矿工)以及墨西哥教师占领了波哥大、利马和墨西哥城市中心,干扰了居民的日常生活,也给当局造成了严重麻烦。

曾几何时,这些国家无不是拉丁美洲经济希望和民主前途的榜样,而如今,它们成为缺少合法性和信誉的民主的例子。尽管它们近几年取得了重大的社会进步,但却沦为公共动荡的中心。这些国家的总统尽管具有不容置疑的能力,却眼睁睁地目睹支持率日薄西山。

这些悖论既令人费解,又具有启发性。首先,它们反映了经济增长的问题:尽管铜价低迷,智利经济在过去两年中表现出色;但年增长率与过去25年相比有差距。治疗社会和文化老伤口的经济药方正在失效。

类似地,尽管巴西经济在2009年衰退后相对而言韧劲十足,但在去年放缓到了几近零增长。去年,哥伦比亚甚至秘鲁(自2000年以来,后者的表现比其他拉美国家更为出色)也出现了大幅放缓。而这五个经济体中过去15年表现最差的墨西哥也毫无起色,今年的经济增长预计只有1%(如果有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