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离开拉丁美洲左派

波哥大—长期执政的查韦斯主义政府在最近的委内瑞拉议会选举中遭遇惨败,执政12年的阿根廷庇隆主义统治亦然,这标志着拉美多国左翼霸权周期的结束。但这并非标志意识形态冲突复萌的政治分水岭。相反,这是一场转向政治务实主义的克制的转型。只是极好的消息。

也许证明这并非是一场意识形态驱动的剧变的最佳证据便是其触发因素:经济衰退。十多年来,该地区依靠“二十一世纪社会主义”,已故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以此激励玻利维亚美洲人民联盟(Alliance for the Peoples of Our America,ALBA)和包括加勒比国家和委内瑞拉在内的石油联盟(Petrocaribe)等组织。但经济崩溃、恶性通胀和食物短缺摧毁了对这套制度的信念。

应该指出,同样的因素——主要是恶劣的全球环境所致——让拉美左翼政党通过抨击前任的市场导向政策赢得和巩固了权力。2002年,巴西人选择了总统卢拉;2001年,阿根廷人选择了内斯托尔·基什内尔。2012年,金融崩溃让墨西哥制度革命党(Institutional Revolutionary Party)重新掌权,2013年,米歇尔·巴切莱特的左翼政党新多数党(Nueva Mayoría)在智利获胜。

接着,左翼政府抓住了大宗商品的持续繁荣,在不依赖国际债权人的情况下增加了消费补贴和社会福利支出。从基什内尔当选的2003年到其妻子兼继任者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兹·基什内尔以压倒性优势赢得连任的2011年,大豆价格平均每年上涨超过7%,刺激了总体GDP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