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拉丁美洲中间派正在得势

圣地亚哥—据说维也纳作家斯特凡·茨威格(Stefan Zweig)曾说:“巴西是未来之国——永远都是这样。”类似地,拉美中间道路政治永远都在前方——直到最近。

外部人看来,拉美地区是政治极化的同义词。疲惫不堪的游击队员、魅力超凡的民粹主义者、保守的军事集团领导人的支持率总是比身穿无趣灰西装的温和派政客更受欢迎。

但拉丁美洲的中间派自由主义改革历史悠久——尽管并非总能产生成果。十九世纪,自由派费尽心机让各国机构与天主教会脱离关系。20世纪30年代,温和左派政客为了应对大萧条给拉美地区造成的影响,建起了现代福利国家的雏形。20世纪60年代,不同阵营的中间道路政客——其中许多人是基督教民主党人(Christian Democrats)——竭力寻找不同于古巴的菲德尔·卡斯特罗的武装革命和极权政治的其他道路。

但有两个问题:中间派政客并不总能稳固根基,也往往无法持久。中产阶级公民在政治上往往比较温和;开放社会和改革政治往往携手共进,这样的老生常谈不无道理。但是,在拉丁美洲,顽固的阶级分裂和深刻的收入不平等造就了民粹主义的温床。而当民粹主义实验失败时——经常如此——在不可持续的债务和高通胀的压力下,右翼削减预算派就会与保守的商人结成联盟,夺取权力。中间派无法得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