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希腊银行大劫案

发自雅典——自2008年以来,银行救助计划已然将本应由私人企业承担的巨额损失转嫁到了欧洲和美国的纳税人身上。而最新的希腊银行救助则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值得警醒的故事,有关政治操纵——此处特指欧洲政治——是如何为了值得质疑的私人利益而最大化公众损失的。

在2012年,破产的希腊政府向欧洲纳税人借了410亿欧元(折合450亿美元,或相当于希腊不断萎缩的国民收入的22%)来注资该国无力偿付的商业银行。对于一个深陷不可持续债务以及其连带债务通缩螺旋的经济体来说,新贷款和及其附带的严厉紧缩政策堪称一副脚镣。但至少希腊人得到了一个承诺,就是此次救助将确保该国银行长治久安。

当这批资金于2013年通过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欧元区的救助基金)转到其分支机构希腊金融稳定基金后,后者随即向四家“系统性”银行注资大约400亿欧元以换取无投票权股份。

几个月后,在2013年秋又精心策划了第二次注资,并发行新股。为了吸引私人投资者买入新股,希腊的官方债权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和欧盟委员会)这“三驾马车”批准私人投资者享有希腊金融稳定基金在几个月前代表欧洲纳税人支付价格的八折优惠。至关重要的是,全过程希腊金融稳定基金都被排除在外,等于强制大规模稀释纳税人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