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 Vegas shooting David Becker/Stringer

枪击犯思维剖析

伦敦—这个周末,史蒂芬·帕多克(Stephen Paddock)在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一家饭店居高临下朝一个乡村音乐节开火,至少杀害了59人,伤及500多人。帕多克今年64岁,曾经是一名会计师,没有犯罪记录,最后他被发现在饭店房间中,已经死亡,身边有23支枪,其中包括十多支突击武器。随后警察又在帕多克家中找到了另外19支枪、炸弹和数千发子弹。但当局仍未找到他的作案动机。

随后几天,更多关于帕多克心理和目标的细节有可能会揭露。但所谓的“独狼”枪击犯——与任何运动和意识形态都没有什么关系的犯罪个体——并非新现象,这些案件为枪击犯的动机和思维过程提供了重要线索。

大部分枪击犯都不会在他们自己造成的袭击案中活下来;他们要么自杀,要么让警察击毙。但活下来的那些枪击犯,表现出一些共同特征,自恋型人格障碍和偏执型精神分裂是最常见的两个诊断。安德斯·布雷维克(Anders Breivik)就是如此,这位挪威极右翼恐怖分子在2011年引爆汽车炸弹杀死了八人,然后在一家青少年夏令营射杀69名营员。他仍然在挪威服刑。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access our archive, please log in or register now and read two articles from our archive every month for free.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our archive, as well as to the unrivaled analysis of PS On Point, subscribe now.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q41PmUj/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