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清点非洲的隐形工人

亚穆苏克罗——每年用于非洲援助的数十亿美元或许能给非洲大陆带来很多好处,但却无法彻底解决贫困问题。只有创造更多优质就业机会能够达到这一目的。问题是以何种方式。

非洲拥有富于创造力的大量劳动力资源,其背后起支撑作用的是到2050年有望翻番至8.3亿以上的青年人口。这对非洲大陆的所有经济体都应当是一种恩赐。但非洲决策者却面临着严重的问题: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面对多少人、这些人住在哪里、以及他们如何解决生计问题。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非洲54个国家中有46个跟踪出生、结婚和死亡等关键数据的官方能力相当低下。据易卜拉欣基金会报告,“仅有1/3的非洲民众生活的国家在2010年后曾经进行过人口普查,”而且即使已经进行的人口普查项目也往往受制于资金短缺和结果不准确。超过半数的非洲人所生活的国家至少在10年内从未进行过任何形式的劳动力普查。

此外,绝大部分非洲年轻人在非正规部门工作,政府的法律和税收无力监管他们所签署的临时性工作安排。他们可能从事着卓有成效的工作,但由于缺乏数据搜集机制,他们所从事工作的非正规性质被有效制度化。

由于不掌握劳动力市场的准确状况,政府应对挑战的监管能力非常疲弱。虽然已经实施了一些旨在减少青年人失业的相关计划,但不了解哪些岗位已经存在而哪些依然短缺却严重制约着计划的效果。由于截止2022年估计将有1.22亿人加入非洲劳动力队伍,因此把握劳动力市场动态——并提供足够数量的优质岗位——难度只会越来越大。

通过改善数据搜集更清楚地了解非洲就业情况并不意味着简单模仿经合组织国家所采用的劳动力跟踪方法,因为在那些国家中非正式经济所占的就业比重远没有那么大。相反,非洲政府必须在私营部门经营者的协助下找到了解非正式经济运作以及如何对其进行改良的准确方法。只有这样才能有效解决失业及贫困问题并完成非洲年轻人的潜能开发。

可以肯定,我们已经找到了某些潜力巨大的方法。据非洲绿色革命联盟报告,尽管非洲大陆占全球未开垦土地的60%,但每年却耗资600亿美元用于粮食进口。因此投资非洲农业资源开发是显而易见的选择。

年轻人可以在这项工作中扮演核心角色。非洲领导人可以通过找到年轻人能做出贡献的农业价值链领域并对其进行投资,从而在轻工制造等领域为相对低技术的工人创造体面的正式工作。只需进行极少量技能培训就能让尼日利亚番茄酱生产厂目前雇用的120名工人摆脱价值链的底部。

另外一种前景不错的方法是约翰内斯堡的Vulindlel’ eJozi计划,该计划旨在通过数字扫盲为青年人扫除最基本的就业障碍。数字技能不仅可以让年轻人退出非正规行业,还可以让他们摆脱不理想的正规行业工作,比如雇工人数超过412,000人的南非私人保安业。南非私人保安业因工作环境恶劣而屡遭批评;即使抛开工作环境问题不谈,上述就业岗位也无法让人掌握足以支撑稳定及可持续经济增长所需要的技术。

随着越来越多人掌握相关技术并在正式行业中从事正式注册并得到认可的创造性工作,政府对劳动力市场的了解将会越来越多。但为了最大限度地提升能提供上述技能和机会的工作效率,更不要说确保那些留在非正式行业工作的人不成为政府监督的盲点,就仍然需要开展直接改善数据搜集效率的工作。

2011年正式启动的加快改进民事登记和重要统计数据非洲计划就是这样一个项目。尽管效果可能并非立竿见影,但上述计划为依据非洲人口硬数据制定和实施各项计划奠定了基础。

减少失业和贫困并不仅仅是政府的职责。私营部门经营者和普通民众也可以提供帮助。比方说,我们可以支持废品回收等非正式活动,让低技术年轻人也可以得到赚钱的机会。我们还应当鼓励并推动为公民教育提供技能和机会的学徒岗位。

非洲以前也曾解决过复杂且影响深远的问题。比方说,曾经看似不可逾越的艾滋病毒/艾滋病现在大体已经得到了控制。应对这一挑战的关键在于政府、发展伙伴和当地社区在搜集、处理、使用数据调整战略等方面展开合作。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应当采取同样的措施解决就业机会不足等问题。如果非洲经济想要吸纳今后几年即将进入劳动力市场的1.22亿年轻人,我们就必须搞清具体数字——而且从现在开始。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