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华尔街杂技团

维也纳-新自由主义的拥护者认为,国家不仅要像公司那样经营,而且应该尽可能地不干预经济;他们坚持认为,市场可以自己调节自己。但是,在50多年前,诺贝尔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就用生动的语句证实了这种将市场理想化的观点的错误:市场绝对的自由会导致洛克菲勒的狗喝掉贫穷儿童健康成长所需的牛奶,这不是因为市场失灵,而是因为“货物会被那些出价最高的人取得”。

这种分配困境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核心问题,该制度是一种受利润最大化动机驱使的永远无法停止的竞争。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没有社会良知存在的空间。

国家必须弥补这种缺陷,虽然在有些社会中,比起在其他社会中,更是如此。市场经济作为一种创造财富的制度是非常卓越的,但是只有社会补偿机制可以保证这些财富以公正的方式得到分配。远远超越了盎格鲁撒克逊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的欧洲社会市场经济认为,减轻市场造成的不平等是国家的责任。

事实上,市场经济只有在国家干预的情况下才会起作用。美国的金融危机说明了,当给予市场完全的行动自由时,会发生什么。市场参与者不是调节自己,而是毁掉自己,不管他们是怎样被人们惊奇地奉为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