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乌克兰革命的犹太问题

华沙—“那么从犹太角度呢?”我问约瑟夫•吉赛尔斯(Josef Zissels)。这位乌克兰老牌持异见者、犹太活动家、乌克兰“迈丹”(Maidan)运动的强烈支持者刚刚向华沙群众传递了运动大获全胜、总统给亚努科维奇被推翻的消息。“没有犹太角度,”他回答说,“分裂两边都有犹太人。”

这太对了。比如,乌克兰犹太人基金会(Jewish Fund for Ukraine)主席亚历山大•费尔德曼(Aleksander Feldman)就是著名的支持亚努科维奇的地区党(Party of Regions)的国会议员——尽管他在亚努科维奇被推翻后也开始谴责他。另有一些犹太寡头政治家在亚努科维奇倒台前一直和他走得很近。

但犹太人对迈丹运动的支持更加突出。基辅独立广场上被杀的82名反对者中有四人是犹太人,另有一个犹太“索特尼亚”(sotnia,即“百人队”,这个词十分讽刺地来自哥萨克大屠杀)在广场上抵抗亚努科维奇爪牙的进攻。

但是,在迈丹运动中与犹太人并肩作战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有着长期的反犹太史。这段历史很重要,不仅是因为这是带着狐疑眼光对待他们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这支持了俄罗斯普京一再重复的所谓“新纳粹、仇俄分子和反犹主义”在基辅街头肆虐、迫使不情愿的俄罗斯保护犹太人、俄罗斯人和所有留在那里的正派乌克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