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毒品战之误

阿克拉—英国国家统计办公室的最新测算表明,非法毒品市场每年给英国经济带来44亿英镑,这一结果揭开了巨大的非法毒品贸易冰山之一角。西非等地区不比英国大,也没有英国发达,非法毒品交易活动却可能更加猖獗。

西非在全球毒品贸易中越陷越深。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很容易沦为从拉美和亚洲生产中心到欧洲和美国消费市场的中转站。

但是,正如中非经验所表明的,中转国并不仅仅是毒品的走廊。非法毒品以及其中所涉及的金钱腐蚀和动摇着中转国社会。这一破坏性发展趋势——“全球毒品战”失败的副产品——有可能逆转我们地区最近的经济和社会繁荣之势。

目前,西非避免了毒品穿越中非过程中所伴随的无时无处不在的暴力活动。但是,兹事体大,西非不能因此自满。西非的可卡因贸易量足以令该地区属国的预算总和相形见绌。

我们已经知道,毒品贸易在几内亚比绍和马里等国家的政治动乱中起着直接或间接的作用。国家和国际层面的缉毒行动必须有所升级,并且对象应该包括贩毒网络经营者,而不应该将宝贵的执法资源消耗在追捕小喽啰上。我们需要追捕从毒品贸易中获益最大的,不管他们是谁、地位多高。

但动摇该地区国家的不仅仅是非法毒品贸易;毒品消费也称为重大问题。由我发起、前尼日利亚总统奥巴桑约(Olusegun Obasanjo)担任主席的西非毒品委员会(West Africa Commission on Drugs)在新报告中指出,可卡因、海洛因以及本地生产的甲基苯丙胺在西非地区越来越容易获得。这导致了用量和依赖程度的上升,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

The Year Ahead 2019

Featuring commentaries by Joseph Stiglitz, Sri Mulyani Indrawati, Angus Deaton, Célestin Monga, Jean-Claude Juncker, and other leading thinkers. Now available for pre-order.

Learn more

但西非地区并没有做好准备,也没有条件应对毒品使用和依赖的日益蔓延之势。所采取的的应对措施往往是羞辱和惩罚吸毒者。但边缘化吸毒者、将越来越大的吸毒群体隔离起来并不能解决问题。相反,这恶化了健康问题,也给西非已然不堪重负的刑事司法体系带来了巨大压力。

西非毒品委员会的报告因此呼吁采取新方针应对毒品泛滥,该方针不把毒品泛滥视为刑事司法问题,而是视为公共卫生问题。这意味着要解决毒品治疗设施和计划几乎完全缺位的问题以及缺乏能够管理和监控毒品滥用情况的人手的问题。

毒品委员会认同医疗预算少而需求迫切的问题。但这一挑战极其重要——并且若无法克服,后果将十分严重——因此委员会强烈建议在整个地区采取毒品治疗政策的最低标准。

这其中包括建立毒品治疗站和相关医疗服务和设施,并实施降低伤害措施,如换针(needle-exchange)计划。换针计划已被证明能够降低艾滋病的传播和与毒品有关的死亡案例。目前,西非只有塞内加尔实施了某种形式的国营伤害降低计划。

通过知情、人道和协作的政策处理毒品的影响需要领导力和全地区各国的共同努力。西非毒品委员会呼吁各国政府、公民社会组织和地区组织作出共同承诺。我们不能再掩盖这一问题,或装作这不是我们的问题。

报告还敦促国际社会为这方面的措施提供更多的支持。身为非法毒品主要生产国和消费国的西非国家政府应该为预防、治疗和减少伤害机制提供资金,而不仅仅是投资于缉毒和执法。

如果不改变方向,西非地区的毒品走私、制造和消费就将继续破坏制度、威胁公共卫生、威胁发展进步。但改革毒品法、为慢性瘾君子提供适当治疗以及严打追捕高级别毒贩能够降低非法毒品对社会、家庭和个人的伤害。若能鼓起勇气集中于国家和国际层面的努力,我们能够帮助确保我们的年青一代成长在健康和安全的环境中。

http://prosyn.org/Nim45EV/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