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释放女孩的潜力

纽约—我最近访问了一家印度拉贾斯坦邦坦克区(Tonk District)的“女孩俱乐部”——这是一个安全空间,将青春期女孩集合起来,由训练有素的导师帮助他们构建社交网络、学习生活技能。我到达时受到了一群豆蔻年华的少女的夹道欢迎,她们充满了活力和笑声,让我也亲不自禁地微笑起来。我想,六亿这样的女孩,潜力真不可限量。

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代10—19岁女孩,她们已经准备好在世界留下烙印。政府、发展组织和私人机构跃跃欲试,要帮助她们将年轻的潜力转化为创造力、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的动力。但是,在这条通往未来的道路上,女孩们仍然面对着重大的障碍。

大约一亿七千万女孩——占全世界女孩总数的近三分之一——无学可上。这是一个巨大的错失的机会:每辍学一年,女孩的潜在收入就会下降10—20%。但增加女孩入学率存在重大障碍——首先是难以根除的童婚现象。

去年,有1,500万女孩年龄达到18岁之前就结婚了——相当于每两秒钟就有一位——而早婚或被迫的童婚影响到全球女孩总数的四分之一左右。早婚除了会增加女孩遭受暴力的概率,也让女孩早孕的可能提高了90%。其可能的结果包括规模更大的家庭,从而需要更多无薪育儿活动,进而进一步降低入学率、扩大薪酬的性别差距

18岁前结婚的女孩还面临着流动性大大下降的问题,尽管这一问题并非她们所独有。一项南非���研究表明,总体而言,女孩面临着公开露面机会,在她们进入青春期后呈现出剧烈下降——其活动空间从6.3平方英里下降到2.6平方英里。相反,男孩公开露面的机会,在他们被视为男人之后,会出现倍增,从3.8平方英里增加到7.8平方英里。女孩流动性的下降让她们很容易面临社会孤立,限制了她们构建社会资本的机会。

拜这些和其他因素所赐,只有47%的中低收入国家妇女参与了劳动力,而男性为79%。我的研究团队估算如能让劳动力参与率差距减小一半——从32个百分点下降为16个百分点——受影响国家的GDP在第一年就能增加15%,全球GDP可以增加4万亿美元。

给予女孩需要的技能和知识,让她们变成有生产力、能够参与到二十一世纪经济中的个体,可以提高她们生活中全方位的能力,让她们按照自己选择的道路,为家庭、社区和经济做出贡献。这是全球发展应该做的事——也是应该为女孩和妇女本身做的事。

越来越多的政府、基金会、公司和社区已经认识到这一点,正在投资于女孩的健康、教育和福利。但大量资源被用在了无效的方法,甚至更糟糕地,被用在了被证明毫无用处的计划上。而太多怀着良好初衷的发展行动方将女孩视为需要拯救的受害者,而不是她们理应成为的有创造力、充满能量的局面改变因素。

那么,我们如何更好地扩大女孩的机会?比如,我们知道,教育女孩也许是促进经济发展性价比最高的投资。我们也知道,女孩,包括已经有了自己孩子的女孩,可以通过性和生殖知识和服务的普及而获得巨大的好处,这些知识和服务让她们能够选择家庭的规模和结构,也有助于确保她们自身的健康和福利。

但女孩的支持者——不论是政府、非政府组织还是发展和融资机构——都在为了满足这些需要而奔波。而尽管认识到女孩的需要具有多面性和联动性,但我们却常常单枪匹马,各自为政地致力于同样的问题,而不互相沟通。缺乏有效的合作、协调或知识共享的问题贯穿于投资的整个过程,常常导致狭隘地地关注一个项目、一个部门或一个地区——从而影响了它们的效果。

因此,人口委员会(Population Council)成立了女孩创新、研究和学习中心(Girl Innovation, Research, and Learning  Center,GIRL中心),这是一个以女孩为中心的研究和规划的全球知识俱乐部。GIRL中心由我负责领导,它的目标是通过支持基于证据的政策和协调目标与不同相关利益方的重点,让世界对女孩的投资效果最大化。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正在建立全球最大的开放青少年数据库,管理人口委员会保存的120,000多位青春期个体的记录,以及来自其他致力于以女孩为中心的研究和计划的组织的数据。该数据库可以带来细致的分析,为决策者提供更加深刻的关于女孩的生活和需求如何在青春期变化,以及哪些干预对哪些群体(以及在哪些条件下)最为有效的认识。它还能将来自不同学科和部门的人联系起来,让他们团结在促进青少年尤其是女孩充分实现潜力的系统性变化周围。

向女孩赋权,利用她们的能量和才华改变她们的社会,这绝非易事。关键在于采取全面的方法——这一方法要认识不同计划和目标之间的基本联系,利用被证明行之有效的方案,并采取长期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