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rean leaders Moon Jae-in and Kim Jong-Un hold surprise second summit  South Korean Presidential Blue House via Getty Images

与金正恩会面

首尔——朝鲜统治者金正恩是否作出了放弃核计划的战略决定,抑或他仅仅是在展开又一轮的外交欺骗,假装要以无核化为条件换取物质利益以挽救朝鲜的贫困?

这或许是6月12日金正恩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新加坡举行首脑会晤之前的关键点。直到谜底揭晓,没有人,甚至包括金正恩本人在内,能够知晓答案。

乐观主义者倾向于认为金宣布无核化不乏诚意。他们强调自2011年他接替其父金正日以来,朝鲜经济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朝鲜经济现在更加开放,外贸几乎占到GDP的一半,这是金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逐渐推进市场化进程的结果。但开放的朝鲜经济也更加脆弱,这解释了金为什么愿意付出积极的外交努力,以防止现有的国际制裁机制对朝鲜经济造成严重破坏。

与其父不同,34岁的金正恩一直积极寻求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增长,他或许以模仿20世纪70年代后期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为目标。金最近解雇了三名资深的护卫军官可能暗示他为营造对经济发展有利的外交环境准备做出某些重要让步。但关键问题依然是特朗普是否做好准备像理查德·尼克松总统接纳邓小平的中国一样接纳金正恩的朝鲜。

相反,悲观主义者警告不要相信金的无核化。他们认为,迄今为止,没有证据表明金正恩在遵守国际协议方面与他的父亲(及其祖父金日成)有任何不同。例如,他们怀疑朝鲜能否就三大问题进行充分合作。

首先,尽管发表了声明,但尚不清楚金正恩是否同意“完全、可核查及不可逆转地(CVID)废除”朝鲜的核武计划。他的承诺仍然停留在希望层面,缺乏实际或可操作的内容。其次,鉴于朝鲜过往的不良记录,悲观主义者认为金不太可能批准进行完全、可核查及不可逆转的无核化所不可或缺的侵入式核检查。最后,朝鲜尚未澄清其无核化条件。朝鲜过去的官方立场——要求美国从韩国撤军并中止两国双边联盟,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希望。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但仍然有可能以一种乐观主义者和悲观主义者都能满意的方式实现朝鲜无核化。找到这种方式需要双方都后退一步,认真思考一下过去30年外交失败的最根本的理由:美朝高度缺乏互信,导致像朝鲜这样的弱小国家在大国的包围下,陷入对自身安全偏执的忧虑中而无法自拔。为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美国应当采取政治手段,而不是一再以达成狭隘的军事安全协议为目标。

例如,老布什总统政府拒绝了朝鲜在1991到92年间提出的美朝建交提议,当时苏联的垮台致使金日成的不安全感增加。同样,朝鲜对1994年10月日内瓦协议框架主要的不满在于美国并未兑现与朝鲜改善政治关系的承诺。克林顿政府曾在2000年时尝试以政治方式解决,但这样的工作太少也太迟了。

首次特金会可能无法一次性解决美朝间存在的三个主要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峰会注定无法逃脱失败的结果。有史以来首次,美国正试图解决朝鲜问题的根本原因,而不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表象。这解释了为什么特朗普与金正恩面对面会晤的即兴决定意义深远且富有成效,尤其如果他能借此增强金正恩的信心,让金正恩相信他和他的政权在没有核武器的情况下也是安全的,而国际社会将会帮他专注于经济增长。

也就是说,特朗普将无核化进程的细节交由与朝鲜打交道有丰富经验的外交人员处理将是明智的决策。与此同时,他需要重建国际联盟来维持有效的经济制裁,这是说服金正恩接受完全、可验证及不可逆转的无核化的最有效的筹码。在此,与中国保持密切合作至关重要。此外,美国应当鼓励朝鲜做出关键让步——例如,甚至是在完全、可验证及不可逆转的无核化完成之前,允许国际核查人员对其整个核计划展开侵入性核查。

当然,无法确保这样的举措将会取得成功。显而易见的是,朝鲜成功无核化将需要大胆的政治决策——比如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开设联络处或者放松某些经济制裁——以及务实的谨慎。

http://prosyn.org/ZUUoFZx/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