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养鱼场杀手

根据最近由联合国粮农组织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我们所吃的鱼几乎有一半来自养鱼场而不是野生的。在此方面,养殖鲑鱼的消费量增长应该是最快的,它的产量在过去20年间急剧上升了大约300%。

然而,鲑鱼是食肉动物,为了满足这些大批的人工养殖的鱼类的贪婪的食欲,水产业开始越来越多地把他们的注意力放在了一种通常叫做南极磷虾的很小的甲壳纲动物身上。但是那对于海豹、阿黛利企鹅、座头鲸、蓝鲸以及其他许多物种来说却是一个坏消息,因为绝大部分南极海洋生态系统的生物体依靠吃磷虾或者其他吃磷虾的东西为生。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这种在南大洋冰冷的海水里发现的磷虾是鱼的油脂和饲料的一种重要成分。不幸的是,最近的研究显示被扩大的磷虾捕捉会威胁到南极的生态系统。来自世界上主要捕鱼国的代表今年秋天聚集在澳大利亚商议限制磷虾的捕捉量以此来帮助那些以磷虾为生的生物。

尽管一只磷虾只能长到2克重,但是合在一起它们却组成了地球上动物种群之一。事实上,磷虾是海洋生命中数量最为庞大的物种,其数量也许比地球上任何其他多分子的动物都要多。

这种“红金色”的动物是南极海洋食物链的核心,而一些在陆地活动的食磷虾的动物,如企鹅和海豹,面对磷虾数量的减少会显得尤其脆弱。科学家们已经发现南极洲的西南部分的一些地区磷虾的数量已经无法满足需求了。其结果是,在像南乔治亚岛这样的一些地区企鹅和信天翁在哺育它们的后代方面已经开始面临很大的困难。然而人们还在计划扩大磷虾的捕捉量。

南大洋有着世界上最多的磷虾。因为磷虾喜欢成群结队地活动,所以它们很容易被捕捉因而特别容易吸引大规模商业利益的兴趣。此外,最近一些新的科技进展更加促进了磷虾的捕捉。比如说真空泵,它使得一只捕鱼船就能捕捉和加工极大数量的磷虾,每个季节超过12万公吨。

另外,对于磷虾产品的需求,从鱼油、鱼饲料到面霜和其他化妆品在过去20年间也变得越来越大。因为野生鱼类的数量在不断地减少,加上全球对于海产品越来越大的需求,水产业迫切需要大量的鱼饲料。对于磷虾越来越大的需求量,以及新的捕捉和加工能力,使得南极的生态系统越来越难以承受。

但是希望还是有的。作为南极协约系统的一部分,成立于1982的南极海洋生命资源保护公约(CCAMLR)就是对持续无限制的捕捉会破坏南极食物链的基础的担忧的回应。南极海洋生命资源保护公约由一个由24个成员国所组成的委员管理,包括阿根廷、澳大利亚、智利、日本、挪威、俄罗斯、南非、韩国、乌克兰、美国和欧盟。它们每年在澳大利亚的霍巴特聚会讨论关于在南大洋捕捉海洋物种的新的规定。

南极海洋生命资源保护公约倡导在渔业管理上重视生态系统和采取谨慎的捕捉方法,现在他们把这用在了对于南极磷虾的保护上。尽管人们以前认为以磷虾为生的物种生活在南大洋的大片地区,南极海洋生命资源保护公约依然必须科学地把总体上的捕捉限制再加以细分。这将有助于避免捕捉磷销的船只与依靠磷销为升的生物之间的竞争,因为磷虾的捕捉区域与企鹅和海豹觅食的重要区域严重重叠。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南极海洋生命资源保护公约的成员国必须执行该组织关于保护物种的指令并且确保有足够的这种“红金色”动物供给企鹅和其他以此为生的野生生命。南极海洋生命资源保护公约还应该把对磷虾捕捉的这些监督管理措施实施到所有其他也有此要求的渔业上。

人们不应捕捉南极磷虾去喂养养鱼场的鱼类而让那些依靠这些细小、但却极其重要的动物为生的企鹅、海豹、鲸和其他物种饱受饥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