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待售的肾

纽黑文—3月12日是世界肾脏日,也是旨在让人们警惕肾脏疾病的全球健康活动的组成部分之一。悲哀的是,没有什么可庆祝的。

根据国际肾病学会的消息,世界范围内有超过5亿人受到肾脏疾病的影响,或者说是成年人的10%。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身患高血压和糖尿病(这是肾脏疾病带来的的主要危险),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最严重的肾脏疾病—肾衰竭—每年会新增180万例。除非肾衰竭患者接受肾移植或是进行透析(这种程序可以清楚血液内的毒素,但是价格昂贵,还要持续终生),几周之内就会死亡。

去年,澳大利亚肾病学家嘉文·卡尼在堪培拉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主张应该允许人们出售他们的肾脏。“现行制度不起作用”,《悉尼先驱晨报》援引他的话说:“我们已经竭尽所能来争取支持”器官捐赠,但是“人们似乎就是不愿意免费献出他们的器官”。

卡尼想要阻止病人从黑市或是海外器官市场购买肾脏。作为一位美国的肾脏接受者,我也曾经绝望到想要这样做,幸运的是一位朋友离世的时候把肾脏捐给了我。我全心全意地赞同:如果有人在了解情况后愿意拯救陌生人的生命,我们应该报答他。

如果不这样做,我们将继续面对双重悲剧:一方面,每年有数千位病人因为没有肾源而死亡;另一方面,腐败的掮客就手术的性质对贫穷的捐献者进行欺骗,骗走他们的酬劳,忽视他们手术后的需要,引发了人权灾难。

国际卫生组织估计每年大约总计为63000的移植手术中,有5%到10%发生在中国、巴基斯坦、埃及、哥伦比亚和东欧最下层的诊所里。

不幸的是,大部分世界移植机构(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移植协会,世界医学协会)都赞成只进行部分补偿。他们关注的焦点是终止器官走私,却忽视了一条经过时间验证的真理:试图消灭地下违法市场不是让它们转入更地下,就是使得腐败在其他地方再次出现。

例如,在中国、印度和巴基斯坦开始打击地下器官市场之后,许多病人转向菲律宾。当菲律宾去年春季禁止向外国人出售肾脏之后,《耶路撒冷邮报》出现了这样的大字标题:“菲律宾关闭大门之后, Limbo的肾移植候选者”。(以色列是全球捐献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因此政府会给境外的移植手术付费。)同样,据《半岛日报》报道,前往马尼拉的卡塔尔患者正在“寻找替代的解决办法”。

的确,更多的国家必须发展高效的死后捐赠体制,这是一个重要的器官源。但是,即便在以成功使新近死者身上的器官得以再生利用而闻名于世的西班牙,人们依然会在等待肾源的过程中死去。

事实是:只有不需要器官的时候,走私才能停止。

反对者声称,合法的交换体制将会不可避免地复制黑市里的罪恶。这完全是一种落后的观念。为了纠正这种腐败堕落、不受控制的交易体制,可以施行一种受到管理,公开透明,致力于保护捐献者的新体制。

我的同事和我建议建立这样一种体制,其中补偿由第三方(政府,慈善机构,保险公司)来提供,受到公众监督。因为不允许竞价和私下购买,获得的器官将会分给下一个等候者,而不是仅仅分给富人。捐献者将会接受身体和心理方面的仔细筛选,就象现在所有活体肾脏的志愿捐献者所作的一样。而且,还会保证他们的任何并发症都会受到后续护理。

许多人都为提供一次性的现金偿付感到担心。解决方法之一是提供实物回报,例如一栋房子的首付,捐给退休基金的一笔款子,或是终生的健康保险,以便这个项目不会吸引这样一批人:为了马上收到一大笔现金的承诺,他们就会冲过去捐肾。

阻止地下违法市场的唯一途径就是建立合法市场。的确,试行合法交易模式的最佳辩护理由就是地下市场正在进行大肆掠夺。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种势头正在加强。英国一位著名的移植外科大夫在《英国医学杂志》上号召为非亲活体捐赠者通过一个加以控制的捐献者补偿计划。过去一年中,以色列、沙特和印度政府已经决定提供奖励,范围涉及捐赠者的终生健康保险到现金收益。在美国,美国医学会已经批准了一项议案草案,使得各州能够更方便地为捐献行为提供各种非现金的奖励。

除非各国创立出酬劳捐赠者的合法方式,第三世界捐赠者的命运和需要器官移植来存活下去的病人的命运将会继续可怕地缠绕在一起。对于关注世界肾脏日来说,还有比全球的健康领袖们迈出勇敢的一步,敦促各国试行为捐赠者提供回报更好的方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