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凯恩斯《通论》80周年

伦敦—1935年,凯恩斯给萧伯纳写信说:“我在写一本经济理论的书,我自信它将掀起一场世界看待经济问题的大革命——不是立刻,而是在十年后。”确实,1936年2月出版的凯恩斯的名著《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改变了经济学和经济决策。八十年后,凯恩斯的理论仍然成立吗?

凯恩斯的遗产中有两个要素地位稳固。首先,凯恩斯发明了宏观经济学——关于作为整体的产出的理论。他将他的理论称为“通论”,以区别于凯恩斯之前的理论。此前的理论假设一个独特的产出水平——充分就业。

凯恩斯证明了经济可能陷入“就业不足”均衡,从而挑战了当时正统经济学的中心思想:所有商品,包括劳动力在内的市场通过价格同时实现出清。他的挑战产生了全新的决策维度:政府可能需要用赤字来维持充分就业。

作为凯恩斯“通论”基础的总量方程仍然充斥着经济学教科书,影响着宏观经济政策。即使那些坚持市场经济自动趋向充分就业的人也被迫在凯恩斯所建立的框架中为自己辩护。中央银行调整利率以保证总需求和供给的平衡,因为,拜凯恩斯所赐,人们知道均衡不会自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