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凯恩斯主义对经典主义:第二轮

伦敦——

经济学家凯恩斯在《就业,投资和金钱的基本理论》(1936年版)一书中写道:“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的经济学家在观点上的壁垒鲜明的对立几乎摧毁了经济理论对现实的影响力。。。”70年后的今天,各派重量级的经济学家相互之间依然争斗得你死我活,这和1930年代几乎没什么两样。

打得最为激烈的两派代表人物如下:一方是新凯恩斯主义的领军人,普林斯顿大学的保罗·克鲁格曼,一方是新古典主义的首领,芝加哥大学的约翰·科克伦。克鲁格曼近期在报纸上发表了标题为《经济学家这么错得如此离谱?》一文。“在主流经济学中没有这样的说法”,克鲁格曼写道:“可以推论出去年那场经济大崩盘会爆发的可能性。”

原因在于:“经济学家,成为了这么一种团体,他们用具有迷惑力的数学来包装自己,给我们一个美丽的错觉,让我们看不清事情的本质。”同时,他们提供一个“理想化的经济模型,即市场是完美的,每个参与者都是理性的。”“不幸的是”,这种经过简单化的经济模式使得我们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忽视了一些要素,从而导致他们出错。”于是,现在的经济学家将会不得不知晓“非理性行为,经常发生的不可预测行为的重要性。明白市场常常是带有某种不完美性,他们开始承认没有一种所谓放之四海皆有效的经济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