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凯利对阵布什:理性能否占据上风?

随着美国在伊阵亡将士超过千人,以及占领那个蒙昧国家在全球范围内给美军造成的巨大压力,非常明显¾几十年来,外交政策可能首次成为美国总统大选的决定因素。全世界各国人民都在问的问题,现在普普通通的美国人也在问:那就是美国的全球霸权到底该如何使用?为了维持这样的霸权,到底应该付出多大的代价?美国军事力量的使用在何种程度上是必要和可以接受的?

这个问题早就成了美国战略讨论的重点,但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发生后,这个问题又和感觉受到威胁的美国选民心目中另外一个重要问题发生了混淆:盟国和多边机构怎样才能保护美国人的安全?约翰·凯利最大的优点就是拒绝把对和平安全的需求与希望美国扮演超级大国的霸权冲动混为一谈。

布什政府中涌动的民族主义和新保守主义浪潮认为:采取单边行动最能保护美国的利益,因为它对美国的军事力量限制最小。按照这种观点,不管我们有没有盟友,积极地采取军事行动都最能确保美国的安全。紧接着就有了布什政府削弱美国永久性联盟的错误倾向,甚至连北约联盟都未能幸免。

单方面宣布在欧亚这些传统驻军地区的裁军计划(比如南朝鲜)来制止侵略,也只能被看成是上述趋势的必然结果。布什信条的理论基础是"把握战争先机",这样的原则十分缺乏国际基础,因此能得到的支持肯定也非常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