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非洲大屠杀

伦敦—为什么学校和在校学生成为杀人不眨眼的伊斯兰教武装分子如此的突出目标?极端组织青年党(Al-Shabab)最近袭击了一所肯尼亚靠近索马里边境地区的学院、杀戮147名学生。这只是一连串以教育机构为袭击目标的暴行中的最新一次。

去年12月,在巴基斯坦白沙瓦(Peshawar),七名塔利班分子持枪在军人子弟学校(Army Pubic School)杀害了145名儿童和教师。最近又有80多名南苏丹学生在期末考试时遭遇武装分子闯入学校,持枪将他们绑架。他们的命运是成为童子军加入该国愈演愈烈的内战,据估计和他们命运相同的学生已有12,000人。

每一天,都有曾经生气勃勃的叙利亚学校被轰炸或武装入侵,200万儿童沦落在难民营或居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和小屋中。一年前的下周,极端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趁夜间闯入尼日利亚北部的博尔诺州(Borno)奇伯克(Chibok)的一间学校,从学生宿舍中绑架了276名女生。博科圣地不断地袭击当地学校,掀起了一场针对教育的战争——也让过去两年成为尼日利亚儿童权利侵害最严重的时期。

在过去五年中,发生了近10,000起袭击学校和教育机构事件。为什么应该被视作安全港的学校会成为战争的工具,学生会成为极端分子战略中的人质?为什么我们对待这些袭击事件如此心不在焉——2月份的南苏丹绑架案几乎没有任何国际评论——它们事实上已经构成了人道主义犯罪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