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世界杯令人作呕的信息

伦敦——有十亿人收看了巴西圣保罗的世界杯首场比赛,为期一个月的比赛还将吸引上亿人的关注。这在国际足联六大主要合作伙伴和赛事八大官方赞助商看来不啻为一座金矿。事实上,他们投入数千万美元希望“美丽赛事”的魔法能让自家品牌变得光彩照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也往往能够达到。但对观众而言却未必是件好事。

开球前的准备期对国际足联合作伙伴百威来说也并非风平浪静,这家公司被指强迫巴西政府推翻其禁止在球场内出售酒精饮料的国家立法。尽管公众舆论普遍对取消这项法律持反对态度,国际足联的态度却异常坚决:“酒精饮料是世界杯的组成部分,我们少不了它。”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百威、麦当劳、可口可乐及方便食品巨头Moy Park等企业赞助给球赛带来了数百万美元的收入。但给全球公众传递的讯息是什么?推销酒精、含糖饮料和快餐食品或许会给企业带来巨额利润。但也意味着个人健康状况恶化以及国家医疗卫生系统负担加重。

媒体不应只关注酒精可能带来的球场暴力,而应重点强调酒精和加工食品每天给全世界民众造成的健康损失。此类产品的消费量持续上升——这不仅仅归功于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全球广告。过去十年来全球软饮料销售已经翻番;人均酒精消费量大幅增加;烟草消费量也持续升高。更糟的是,其中多数增长来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这些国家应对即将到来健康危机的能力很弱。

疾病分类是威胁公众健康的一个因素。卫生专家传统上将疾病分为两类:一类是主要由感染引起的传染性疾病,其余所有疾病都被划入非传染性疾病(NCD)的范畴。

心血管病、慢性肺病、癌症和糖尿病等四种非传染病造成多数残疾或早亡。2010年,这四种疾病导致死亡总数的47%,包括900万例死亡年龄在60岁以下。

罹患上述疾病的主要风险因素——抽烟、过量饮酒,超重和缺乏体育锻炼反映出根深蒂固的不健康行为。鉴于上述行为恰恰被世界杯赞助企业积极鼓励,把疾病分类修改为pestilentia lucro causa (PLC),也叫“利润驱动型疾病”似乎更加科学。

过度消费酒精、烟草和能量富集的加工食品往往被冠之以“选择��生活方式。但上述选择的决定因素却往往被从人们的直接控制下剔除。利润驱动型疾病与贫困或性别的强相关性显示更大范围的社会力量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与健康有关的个人行为。

医疗卫生机构需要采用全新健康方法来控制利润驱动型疾病。现行的管理制度并没有赋予联合国和负责健康管理的其他技术机构有效应对不良健康决定因素的方法。大公司手握资源、游说能力、广告预算、网络和供应链,这些对资源联合国而言只能是梦想而已。在世界卫生组织每年依靠20亿美元艰难度日的同时,烟草业却能享有350亿美元的年利润。

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任何一位足球权威人士都能告诉你成功取决于团队合作。首先,消费者必须更好了解赞助商产品的长期影响。毕竟,迫使公司改弦更张最有效的办法是停止购买他们兜售的商品。当人们大声要求禁播母乳替代品广告或得到救命药物时——往往会引起大企业的注意。

其次,决策者必须要面对现实。虽然肯定有理由乐观地认为一定会出现控制治疗费用的技术进步,但现实是扩大世界人口的治疗比例从根本上不可行。事实上,世界经济论坛估计2010年仅四大利润驱动型疾病就耗费全球经济37,500亿美元,其中一半以上被耗费在治疗领域。预防策略因此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第三,企业必须发挥关键的作用。除了履行关键的企业社会责任,遏制利润驱动型疾病——并因此确保当前及未来几代人的健康和生产率——与企业的利益一致。限制软饮料含糖量及降低加工食品含盐量的自愿规定不啻为积极的步骤;但只有这些还远远不够。

最后,任何成功团队都需要强势的管理者。在针对利润驱动型疾病的战斗中,国际和国内监管当局必须扮演好制定并执行游戏规则,保护全球民众健康的领导角色。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世界杯能产生深刻的社会影响,其中包括在全球健康领域。国际足联有责任确保不向赛事观众传递致病信息。

肯特·巴斯,负责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政治及战略事务。萨拉·霍克斯,全球健康读者,负责伦敦大学学院全球卫生研究所国际公众参与事务并担任威康信托基金会高级研究员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