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为阿根廷流泪

美国剑桥—阿根廷最近的违约给决策者造成了令人不安的问题。诚然,该国时常发生的债务危机大多是自我破坏性宏观经济政策的结果。但是,这一回,违约是由国际主权债务机制的重大变化引发的。

根据美国法律,这一变化有利于债券发行中的强硬债权人。随着新兴市场增长放缓和外部债务增加,让未来债务减记和重新安排变得更加困难的新法律解释绝非全球金融稳定的福音。

在这个故事里没有英雄,阿根廷决策者显然不是,十年前他们试图单方面强行对外国债券持有人实施大规模的一般化减记。有些经济学家将“布宜诺斯艾利斯共识”吹成经济运行新方式,事后看来这一观点也是相当愚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很早就认识到,2001年不可持续的盯住美元政策崩溃时,它给了阿根廷太多的救命贷款。

这不是阿根廷危机第一次扰动资本市场。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我在2009年的书《这次不一样》(This Time is Different)总结过一张表格,阿根廷此前已有七次违约记录——分别在1827年、1890年、1951年、1956年、1982年、1989年和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