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马尔萨斯、马克思和现代增长

美国剑桥—每一代人都能过得比上一代人更好,这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基本信条。总的来说,大部分发达经济体都兑现了这一承诺,最近几代人的社会标准一直在提高,尽管战争和金融危机也会带来一些倒退。

发展中国家亦然,大部分人民已开始享受持续的生活水平改善,类似的增长预期也在快速形成。但子孙后代,特别是发达国家的子孙后代,能够实现这一预期吗?尽管可能的答案是肯定的,但下行风险比几十年前已经有所增加。

到目前为止,从马尔萨斯到马克思,凡是预测现代人的丰裕程度会下降的,最后都被证明错得离谱。技术进步战胜了经济增长的障碍。周期性的权力再平衡——有时是和平的,有时是不和平的——确保了大部分人受益,尽管有些人的受益程度远高于其他人。

因此,马尔萨斯关于大面积饥荒的担忧在任何和平资本主义经济中都没有发生。而尽管最近几十年中劳动力占收入的份额的下降令人担忧,但长期趋势仍否定了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将让工人万劫不复的预言。全世界的生活水平都在持续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