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akh president resigns Rasit Aydogan/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哈萨克斯坦下一步怎么走?

阿斯塔纳—3月19日,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仅有的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在执掌了近三十年近乎绝对的权力后宣布辞职。纳扎尔巴耶夫在电视讲话中赞扬了国家所取得的成就,号召年轻人建设光明的未来。

但这不是百分百的告别,因为纳扎尔巴耶夫说他不会离开政界。现在的大问题是接下来哈萨克斯坦会怎么走。

纳扎尔巴耶夫的辞职令人震惊,但他退而不休的承诺已有多年。此前他获得的头衔包括第一总统(2000年)、国家领袖(2010年)以及2017年的艾尔巴西(Elbasy,哈萨克斯坦语,意味国家或民族领袖)。由于肩负着“历史任务”,他获得了制定国家建设计划、国内和外交政策以及国家安全的终身权利。此外,哈萨克斯坦国家机构也有义务考虑他的方案。

 “第一总统”还领导着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人民大会和安全委员会(2018年从顾问机构升格为宪法机构),也是制宪委员会成员。纳扎尔巴耶夫、他的家族以及他们的资产和银行账户也拥有完全的司法豁免权。此外,他还是执政党祖国光明党(Nur Otan)主席。

退而不休有些类似于新加坡国父李光耀的半离任,而完全不同于1999年俄罗斯独立后的首任总统叶利钦的辞职并完全政治退休。新加坡也一直是纳扎尔巴耶夫的重要效仿对象,他非常敬重李光耀。李光耀拥有崇高的国内外威望,是世上少有的让极权主义看上去不错的领导人。

纳扎尔巴耶夫将乐于效仿李光耀成为元老,从而避免其他极权统治者的悲惨命运。他显然很清楚权力的脆弱性。他在苏联解体的混乱局面中成为哈萨克斯坦,目睹了全世界极权领导人的各种倒台。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因此,辞职并不得不信任新的哈萨克领导人是一个艰难的决定。纳扎尔巴耶夫的执政记录存在腐败丑闻污点,比李光耀争议更大,十年前女婿发动的宫廷政变更是他感到被自己家人所背叛。

除了个人安全,纳扎尔巴耶夫还渴望确保他作为政治家和国父的遗产。权衡这两个目标绝非易事。他完全可以通过保持现状、继续仅仅控制政治和经济来保证自己的安全。另一方面,擦亮自己的遗产要求他采取刺激进一步发展与繁荣的改革。其他挑战包括国内问题的积累和日益危险和不可预测的国际环境。

纳扎尔巴耶夫对辞任总统后的仔细准备表明他的辞职极有可能是长期战略的一部分。根据哈萨克斯坦宪法规定,参议院议长、忠于纳扎尔巴耶夫的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被任命为总统,直到2020年现任任期结束。他的女儿达里加·纳扎尔巴耶娃(Dariga Nazarbayeva)当选为参议院新议长。

尽管没有迹象暗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猜测的焦点有三个:政治权力关系、社会不满以及纳扎尔巴耶夫的个人崇拜。

纳扎尔巴耶夫打造了一个结合了新加坡式技术官僚治理和封建忠诚的政治制度。诚然,哈萨克斯坦人在打造专业国家(professional state)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但和李光耀不同,纳扎尔巴耶夫没有建立起强大的机构(如有竞争性的政党体系)和独立司法。这将导致政治过渡非常困难,因为必须在此过程中建立国家机构。

权力发生一定的分散是难免的。如果当前的高度的总统制保持不变,纳扎尔巴耶夫及其继任者可能形成寡头。但如果新总统无法充分巩固权力——可能性较大——那么各种权力掮客就会应运而生,而没有强势政党帮助引导他们的差异。在这一情形中,哪怕是纳扎尔巴耶夫也有可能无法保持由此产生的冲突可控。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前进行中的示威有可能成为更严重的剧变的前奏。尽管目前哈萨克斯坦没有出现明确的民主要求,但对社会不公正的不满与日俱增。此外,除了临时措施,哈萨克斯坦目前没有引导和解决群众不满的机制。

最后,和李光耀不同,纳扎尔巴耶夫鼓励自己的个人崇拜。公职官员和普通老百姓无不歌颂总统的天才、智慧、奉献和其他品质。全国各地都是他的塑像。最先进的大学和学校、阿拉木图中央大道、首都阿斯塔纳机场都在辞职前用他的名字命名。

这一崇拜愈演愈烈。3月20日,哈萨克斯坦议会投票将首都更名为努尔苏丹(不过投票程序是否完全合宪还有待观察),许多城市用纳扎尔巴耶夫的名字命名中央街道。这引起某些群体的担心——政府不应该忽视这样的反应。

个人崇拜很有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但完全消失的可能性很小,因为不可能(也不公平)将纳扎尔巴耶夫与哈萨克斯坦的独立叙事分割。因此,纳扎尔巴耶夫的辞职标志着哈萨克斯坦的关键时刻。他在影响深远而出人意料的变局中上台掌权,而他的半离任可能带来同样不可预测的后果。

http://prosyn.org/BnRZSeQ/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