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生育难题

波士顿——鉴于认识的角度多种多样,避孕和人口增长不可避免地会成为争议话题。生殖健康活动人士关注计划生育和妇女控制身体的权利。经济学家关注对可持续发展的影响。政府则担心人口泛滥和失业问题。医务人员担心营养不良和性传播疾病。在不同的诉求之间实现恰到好处的平衡绝非易事——但上述目标能否实现却在很多领域具有决定性意义。

避孕套、避孕药和植入器械等全新避孕技术提供了可逆及永久形式的生殖保护。但具体使用状况差异很大——从乍得年轻女性的4.8%到中国青年女性的84.6%——反映出不同国家在成本、使用便捷度和文化规范方面的差异。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避孕无疑会带来健康和社会经济效益。2012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避孕措施仅在2008年估计就避免了272,040例产妇死亡,比不采取避孕措施的情况要低44%。避孕措施的使用还通过提高女性就业及收入能力帮助了欠发达经济体。

但或许避孕最重要的经济影响涉及“抚养比率”——也就是现有劳动力与养老金领取者、儿童和体弱者的比率。降低生育率一般会降低总抚养率——进而有可能造成未来劳动力短缺、消费力和生产力下降。而且人口寿命增加造成劳动年龄人口相对规模下降及抚养率攀升,并因为老年人需要领取养老金和获取更多医疗保健服务,因而造成严重的社会经济后果。

另一方面,出生率高所导致的人口快速增长通过改变天平另一端的抚养比率,可能威胁到最贫困群体和国家的福祉。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和世界其他最贫困地区近年来已经实现超过2%的年人口增长,而欧洲和亚洲先进经济体的人口基本呈平稳或下降趋势。

模拟计算显示女性一生的最佳平均产子数约为2.3个。这是维持目前人口水平(替代率)所需的总生育率(TFR)。遗憾的是,鲜有国家能恰到好处地实现平衡,各国的平均产子数从尼日尔的6.9人到新加坡的0.8人波动很大。美国中情局世界概况报告显示有141个国家(约占一半的世界人口)处于替代率以下,某些情况下截止2050年的人口下降预计将达到20%。

有些国家,比方说德国和法国,正努力将总生育率提高到与替代率相等。还有些国家因为担心未来大规模失业和社会动荡而努力降低总生育率。无论如何,经济环境和社会压力将决定人口增长的水平和速度。

这解释了人们为什么极为关注世界人口不断增长对粮食需求的影响问题。人口增长在某些国家一直与饥饿和营养不良息息相关。不久前尚有预测显示全球人口到2050年将超过110亿,而这激起了马尔萨斯主义者的忧虑。幸亏工业化国家生育率较低,该预测数据已向下调整至约89亿。

但依然存在这样的忧虑。危险在于决策者及活动家把粮食短缺与饥饿问题和人口管理及其长期社会经济影响混淆在一起。事实上,联合国粮农组织(FAO)2002年的一份预测显示全球粮食产量到2030年将超过全球人口需求,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过去半个世纪的绿色革命提高了粮食生产���力。

可以说,是组织、分配和资源浪费,而不是人口增长造成了粮食的短缺。英国机械工程师学会估计2013年每年浪费约12-20亿吨的粮食(相当于粮食总产量的30-50%)。这一数字远远超过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生产的2.3亿吨粮食。

与此同时,粮农组织估计全球8.7亿人——其中90%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受困于慢性营养不良症。此外,每年死亡的1,090万儿童中约半数是因为营养不良,而超过14亿成人和4,000万儿童却为超重或肥胖所困。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一切均不应将注意力从实现人口增长平衡、在不同经济发展阶段的国家维持恰当的抚养率和为女性生殖权利做斗争中转移开去。这些都是需要国际合作和共同研究的长期问题。事实上,就像气候变化一样,人口平衡也是要赶在为时已晚之前认真严肃解决的世界性问题。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