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带给斯雷布雷尼察死难者的正义

发自海牙——在1993年,波黑塞族共和国军队侵入波斯尼亚银矿城市斯雷布雷尼察,并对当地斯拉夫族穆斯林所犯下了暴行,而这也引发人们要求建立特别法庭,审判相关军政领导人在前南斯拉夫地区所犯下的战争罪责。

而当时为此而新设的联合国特别法庭——在纽伦堡和东京审判结束了近半个世纪之后——也开创了先河,为随后审判卢旺达大屠杀,追究利比里亚前军事独裁者查尔斯·泰勒以及他那帮塞拉利昂滴血钻石屠夫,以及审判柬埔寨红色高棉屠杀者提供了示范。而这个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简称:前南法庭)同时也带动了常设国际刑事法庭的成立。

但当时在新生的前南法庭面前,塞族士兵却一意孤行,最终在15年之前的1995年7月11日蹂躏了整个斯雷布雷尼察——尽管该地是受联合国保护的“安全区”——并驱逐了该镇的居民,还处决了7600名俘虏。而在这起大屠杀发生之后,特别法庭和外国在波斯尼亚和塞尔维亚设立的战争罪行法庭都成功地执掌了国际正义,这也是法庭迄今为止最重大的成就。

尽管没有媒体的推波助澜,尽管只有有限的拒捕和调查权,尽管那些将国际正义视为白日做梦的外交和军事“现实主义者”们不断冷嘲热讽,这些司法机关依然给斯雷布雷尼察事件的殉难者和生还者带来了正义,并昭示出正义是可以被带给其它地区的受害者的。虽然这种正义无疑算不上完美,也无法令人完全满意,像相对于那些国内法院的判决来说,已经足够完美,足够令人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