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克强的平衡手法

上海—三年的持续经济减速让中国经济学家和决策者有些乱了方寸。金融分析师对于GDP增长是否会降到7%以下十分紧张,试图在官方陈述中挖掘政府是否会采取行动的蛛丝马迹。

政府财政部门似乎并没有感到多少警觉。但是,在平静的表面下,中国领导人实际上是相当忧虑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最近解释说,当局面临的困难是再次实施大规模刺激计划提振增长将导致更多的未偿还信用——考虑到地方政府已经积累了巨大的债务和金融风险,这一方法是有问题的。但经济过度停滞不前也会带来风险。

平心而论,中国政府的处境与十年前有些相似。但如今的经济表现不如十年前。中国需要新办法。

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经济早已从受货币超发和常规信用扩张刺激的短期增长井喷转变为由政府抑制过热的措施引发的收缩。一旦风险得到控制,政府会逐渐恢复增长导向政策。长期以来,这一“繁荣周期”——通过充足易得的新投资机会将日益积累的债务和金融风险中性化——让中国得以避免硬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