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欧元区审判日

慕尼黑—欧洲和世界正在焦急地等待德国宪法法院9月12日对欧洲稳定性机制(ESM)的判决。ESM是作为欧元区现行紧急贷款人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M)的永久性替代方案推出的。德国宪法法院必须就德国原告提出的成立ESM的立法决定违反了德国基本法的意见作出裁决。如果裁决有利于原告,那么宪法法院将要求德国总统拒绝在已被德国议会批准的ESM条约上签字。

各方均对即将到来的裁决严重关注。投资者担心德国宪法法院将反对ESM,因此他们将不得不承受坏投资带来的损失。经济仍然坚挺的欧洲国家的纳税人和退休者担心宪法法院的裁决会扫清欧元区债务社会化的障碍,投资者的损失将因此由他们来承担。

原告代表了整个德国政坛,包括左翼党、基督教社会联盟议员高威勒(Peter Gauweiler)和前总理施罗德的社会民主党政府司法部长道勒-格梅林(Herta Däubler-Gmelin),后者更是收集了数万人的支持签名。还有一群退休经济学和法学教授,以及另外一批“普通”公民,后者的抱怨被德国宪法法院采纳为参考例子。

原告提出了诸多反对ESM的原因。首先,他们诉称这违反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不救援”条款(第125条)。德国同意放弃德国马克是有条件的,那就是新货币区不能导致其成员国债务的直接或间接社会化,从而排除了任何动用欧盟资金对面临破产的国家进行金融援助的可能性。事实上,新货币被认为仅仅是经济交换账户的单位,不具有任何财富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