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捍卫网络空间

坎布里齐——巴西最近举办了互联网管理领域首届全球会议NETmundial,有800名政府、企业、民间社会组织和技术界代表与会。在“多利益相关者”的理念基础上,此次会议拿出了一份12页的“成果”文件。

然而会议结束时,仍然没有就全球网络治理问题达成共识。许多政府主张继续沿用联合国表决的传统程序进行全局决策,捍卫政府控制国内网络活动的权利。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毕竟,虽然互联网是种复杂、发展迅速且包罗万象的全球资源,但它的历史还不是很长。虽然万维网的构想起源于1989年,网站数量突飞猛进、互联网科技开始改变全球供应链还仅仅是近15年的事。从1992年起,网民数量从一百万激增到近30亿,互联网成为经济、社会和政治生活的基石。

成立初期的互联网往往被定义为信息自由流动的终极平等主义管道——亦即结束政府控制的先驱。但现实状况却是政府和地域管辖机构一直在互联网监管中发挥着核心作用——至少他们力求如此。但归根结底,互联网构成了重大的治理挑战,这既体现在努力理解流动性无所不在的影响,也体现在“大数据”的存储和搜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