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美国妄想症贻害无穷

纽约—不管是好是坏,美国经济政策争论常常在未必有关系的别国引起回响。澳大利亚总理阿伯特的新当选政府就提供了这样一个例子。

和其他许多国家一样,保守派政府认为要削减政府支出,以免财政赤字威胁国家的未来。但是,在澳大利亚,这一主张显得特别空洞,但这并没有阻止阿伯特政府推行它。

即使你同意哈佛经济学家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罗格夫(Kenneth Rogoff),认为高公债水平意味着低增长——这一观点从来没有真正提出过,并且随后就被推翻了——澳大利亚也远远没有达到阈值水平。其债务/GDP 之比只有美国的几分之一,为经合组织最低水平之一。

影响长期增长的重要因素是未来投资——包括教育、科技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关键公共投资。这些投资确保所有公民,不管家庭出身是穷是富,都能实现自己的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