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大萎靡的拖累

纽约—给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写一个五年总结是令人抑郁的。是的,我们避免了大萧条II,但进入了大萎靡(Great Malaise),发达经济体的大部分人收入几乎没有增长。2014年也将如此。

在美国,中位收入继续着残酷的跌势;男性员工的收入水平已经回到了四十年前。欧洲的二次探底在2013年结束了,但但凡有点理性的人都不会说随后就能迎来复苏。西班牙和希腊有一半以上的年轻人仍处于失业状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西班牙今后几年的失业率预计都将在25%以上。

欧洲的真正危险在于自满情绪开始涌现。在今年,我们可以感到欧元区关键的制度性改革节奏正在放慢。比如,欧元区需要真正的银行联盟(不仅要有共同监督,也要有共同存款保险和共同清算机制)和欧元债券(或类似的债务共同化机制)。对于这两点,欧元区和一年前相比没有多少进步。

你还可以感到把欧洲带入二次探底衰退的紧缩政策又卷土重来了。欧洲的持续停滞已经够糟糕的了;但仍有很大的可能在新的欧元区国家爆发新的危机,就算不是明年,恐怕也不会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