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二十一世纪民主论

纽约—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对托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的近著《二十一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的反应彰显出人们对不平等性恶化的日益担忧。他的书为已有压倒性证据添砖加瓦,证明了收入和财富正在急剧地向最顶层集中。

此外,皮克提的书还提供了新的视角审视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三十来年,将这段时间视为历史的异常期,其出现的原因也许是灾难性事件能够刺激不同寻常的社会凝聚力。在这个经济高速增长的时代,繁荣被广泛分享,所有群体都在进步,但位于低层的人群改善比例最大。

皮克提还提出了新的视角审视罗纳德·里根和玛格丽特·撒切尔在20世纪80年代所实施的“改革”,他们的改革带来了让所有人受益的增长提振。随之而来的是增长的减速和全球不平等性的高企,而增长所带来的好处大部分给顶层人群拿走了。

但皮克提的著作给经济学理论和资本主义的未来都提出了根本性问题。他记录了财富/产出比的大幅上升。在标准经济学理论中,这类上升应该伴随着资本回报的下降和工资的增长。但眼下资本回报似乎并未下降,倒是工资下降了。(比如,在美国,过去四十年来平均工资一直停滞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