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征途中的欧洲民族主义者

柏林—欧洲是由欧洲民族国家组成的,几百年来都是如此。正因如此,要让这片大陆实现重新统一才面临着如此大的政治困难,哪怕是在今天。但民族主义不是欧洲的建设原则(construction principle);相反,这一直是、未来也将是欧洲的覆灭原则(deconstruction principle)。这就是我们可以从上周末欧洲议会选举的反欧洲民粹主义政党大获全胜中所得到的教训。

时至今日,所有欧洲人都应该早已学到了这一教训。毕竟,欧洲在二十世纪所经历的战争便是在民族主义的旗号下进行的,并且几乎将欧洲大陆变为一片焦土。在其欧洲议会告别演说中,密特朗将其一生的政治经验浓缩成一句话:“民族主义等于战争。”

今年夏天,欧洲将迎来一战爆发一百周年纪念日,这场战争让欧洲陷入了现代民族主义暴力的无尽深渊。欧洲还将迎来盟军诺曼底登陆70周年纪念,这场登陆战让二战开始向有利于西欧民主的方向倾斜(并且在冷战后让所有欧洲国家受益)。

欧洲近代史充满着这样的纪念日,并且无不与民族主义有莫大关联。但许多欧洲人希望未来回归民族主义,而作为1945年以来欧洲诸民族间保持和平的捍卫者的统一的欧洲却被视为一种负担和威胁。这就是欧洲议会选举结果真正的重大意义。